出國留學/工作,你的英文應該很好吧?

異國生活, 英國觀察&體驗

從出國留學開始,就常如此被問,經常不知該怎麼回答,只好微笑帶過。

事實上,從留學生時期、被貼海歸標籤的工作時期,到在英國工作時期,我都不覺得自己英文很好。因為身邊能比較的對象,英文永遠比我好太多。

比較心態下的匱乏感

去年開始上教練課時,對英文好這件事有新的感觸。面對絕大多數同學都是英國人,話語中句型及詞彙應用的多樣化、隨時能準確提及著作與名言的表達方式,時常令我感到自己英文能力不足。

留學第一年的慌張

恐懼及羞愧感,曾在留學第一年深深影響著我的表現:上課不敢舉手說話、論述觀點充滿不確定性、想很多卻發言很少或者言不及意。

此外,上台簡報與小組討論在第一學期更是我的惡夢,過去就學經驗中建立的課前準備習慣,似乎無法彌補當下慌張心理左右自己的表現。

因此,這次教練課第一天,當再次感受到熟悉的慌張時,立刻有意識地為自己訂下目標:要學著改變。

教練課中的初步改變

我舉手說話的第一個議題,就是表達發現自己的背景在群體中為少數族群,並且母語非英語,承認自己害怕發言。

說完之後,幾位同為少數族群且母語非英語的歐洲同學,私訊感謝我說出來 ; 幾位英國同學舉手接著談這個現象,討論如何更有意識地讓大家都能參與互動。課後,由於我的表達,同學們主動來攀談,跟我聊起這個話題。

經過交流,我了解到:面對少數族群等敏感話題,英國人會害怕說錯話而不敢提出,少數族群者則害怕承認會被視為懦弱,而不願提及。最後,形成英國人常說的現象 Elephent in the room (房間裡的大象)。

初步改變後,重新理解自己行為

自從知道其他人的想法後,新的認知有助於增廣看待事情的角度,但沒立刻減少我熟悉的害怕感。每次要在近60人面前發言時,我有一半的時候仍認為自己不足,害怕別人看穿。

直到半個學期過去,某天跟課程認識的英國朋友閒聊,被他問起這件事,告訴他自己在一群英國人面前發言,總是感到很渺小…。他說:你有發現你是班上經常發言的那1/3人嗎?還有好多“英國人”甚至還沒在大家面前舉手過。而且,你發言的內容經常被其他同學提及,看到你在課堂中的表現,我以為你已經不再害怕發言了。

他作為旁觀者的言論令我恍然大悟,回想上課情景後,意識到他的話才是真實的課堂樣貌。原來我讓自己長期活在“英文不夠好”的恐懼中,對自己的認知跟別人看到我的樣貌有巨大落差。同時,我一直拿自己跟常發言的英國同學比較,忽略那些不曾發言的英國同學,難怪總是看到不足。

看到不足的慣性反應

面對最近一對一教練中得到的正面反饋,又有類似情況。我經常在課堂中被同學讚美學習進度很快、教練能力很好,也在累積一些教練經驗後得到客戶許多正面反饋。然而,自己好像默默在期待一個but…,收到只有讚美沒有批評的反饋,心裡有種不踏實的感覺。甚至去追問別人,要對方想到隨時告訴我。

看到不足,才能進步?

意識到自己的行為模式後,頭腦中不斷閃過熟悉的一句話:看到不足才能進步啊!

忘記過去是誰不斷的提醒我,或者是誰不斷的在讚美中夾上但是,我似乎能看見自己心理的漩渦,正在索取著被批判,維持著存活的動力。

我沒有刻意選擇讓自己成為一位尖酸刻薄的人,但是我太相信或太沈溺在 “不足中求進步” 的情緒狀態裡。這個狀態曾經有效地幫助我成為一位看似成功的人,但誠實的說,這樣的自己越成功越自卑。身邊環繞著優秀的人們,我無法純粹欣賞別人優秀同時不貶低自己,因爲只有如此,才能飼養我那 “不足中進步” 的偏執狀態。

看到這裡,你是否覺得這麼說太誇張?相信我,許多成長在批判式教育下的亞洲人都有如此狀態,當然我不是說西方人就此免疫。

欣賞自己,也能進步

真正認識到自己行為模式後,我開始學會有意識的去區分:哪些能力是我有的,只是被過去行為模式困惑了?

能分辨出自己真正具備的能力後,我可以決定哪些已有能力想再提升?哪些未具備能力將幫助已有能力,達到我想要的設定目標?至於那些只因比較而感到不足的未具備能力,不是自己真正想要進步的方向,就先將它放一旁。

欣賞中求進步,遠比不足中求進步效果好

關於英文好這件事

當你使用對方母語溝通,這件事本身就有強勢、弱勢的存在。我認為不需要冠冕堂皇的騙自己,只要我敢開口就能改變現狀,或是內容比較重要。

只要敢開口就好,或是內容比較重要這些說法都對一半。現實生活中,我看過許多敢開口的人依舊努力追著別人的話題跑,內容很有趣的人常被語言強勢方轉移話題(除非內容被該強勢語言,即這裡說的英語,定義為普遍認為有趣的內容)。因為語言的強勢、弱勢關係,還牽涉到背後複雜的文化接受度問題。

無論要追著別人話題或是被轉移話題,其實當你誠實面對自己,會知道那並不是件舒服的事情。這時候,自我批評的聲音會出現,質疑自己是否哪裡說得不夠好。

如何加強英語?

教練的世界中,有一個詞可以解釋並改善這個現象 – “Gremlins”,指的是一個小聲音在你的內心世界裡,這個聲音常跟自己對話,其對話的內容,影響著你看待外在世界的樣貌。

對大多數的人而言,Gremlins充滿著許多自我批評,像我一樣相信自我批評才會進步。然而,當Gremlins 變成了更同理並支持自己的聲音時,往往自己的進步效果才會更好。

意識到語言背後難解的強勢、弱勢問題,對自己同理。當心理獲得支持了,你會變得更平常心去看到自己真正要加強的部分,有針對性的去練習並加強,進步速度更快。祝福所有在學英語這條道路上的人,都能找到適合自己的方法。

從自己的行為模式與心理狀態,找出能實踐的自我加強方法,歡迎與我聯繫,預約一對一教練服務。

外國人看台灣[馬克先生的更多台灣視角]

外國人看台灣

從沒去過台灣的馬克先生,為了愛情多次拜訪台灣,每次離開台灣前,我會問他喜歡台灣什麼?身為做作的英國人,他每次給我的答案都跟我期待中的食物無關,他說:喜歡台灣的顏色。

習慣讓自己變得盲目

第一次聽到這個答案,我覺得他就是很矯情,故意給個與眾不同的回答。但當他每次都這麼說,又看他總愛脖子掛著相機在台灣到處拍,我開始被他說服了。也許是看慣了豔陽高照下的台灣,我反而變得色盲,看不到它的繽紛?

最近由於辦理英國配偶續簽,需要提供照片,開始翻閱馬克先生照片庫,尋找說服簽證官的交往證明。此時,驚然發現他相片角度下各種樣貌的台灣。原來台灣有這麼多顏色、小黃是一台移動染色筆、豔陽下的大樓是紫藍鐵灰色、寺廟的稜角藏著許多故事、醜陋老舊的房子與滿是汽油味的閃亮巴士車,是台灣人生存的痕跡。

異國生活多年,總算體會到原來我要離家那麼遠,從他的角度欣賞自己的家。

有趣的是,馬克先生的有色眼睛並不適用於自己生長的英國。他很討厭英國,總是抱怨英國天氣令人沮喪、政府表現笨拙、經濟不斷下跌、看不到色彩、沒靈感拍照,他的一連串抱怨會結束在:真希望我能移民其他國家。

反之,我看到的英國是彩色的:多元文化的融合與衝擊、多種族間的排斥與創造力、不同膚色及各國語言、看不盡的美術館與畫廊、辯論不完的各家理論學說。

為什麼我們會在熟悉裡喪失欣賞的能力?

答案只是簡單的喜新厭舊嗎?還是我們忽略了什麼?

熟悉感很奇妙,它令人感到舒適安心,但彷彿有個界線。當你逾越過界線後,它會同時帶走你的能力,慢慢的你失去了生存力與創造力。最後,在熟悉裡,我們變得盲目。

去年自我教練過程中,我重新審視對“ 盲目”這個詞的定義:盲目,是當自己開始與自己斷聯,進而無法再與外界良性互動。

你的熟悉感心理界線在哪裡?

從熟悉到盲目的距離可長可短,它是一種循環,只是大部分的時候,我們都沒有覺察到循環的產生。我的心理咨詢師說過:在你可以真正欣賞自己以前,需要先認識真實的自己。

培養對自己感受的敏銳度,探索關鍵問題 “界線在哪?”,將能幫助自己從覺察中停止進入盲目的循環裡。這也許是我過去看待台灣所忽略的,需要先認識到台灣不同的層次,才能真正欣賞到它呈現出的色彩。

異國生活必修 – 如何維持遠距離的親情?學會討拍

異國生活

上週Women’s group聊原生家庭,第一次聽到華人版本的各種爸爸、媽媽模樣,打開我對父母這兩個角色的想像,以及不同原生家庭行為模式的新視野。討論過程中有共鳴、好奇以及羨慕,也很驚訝成員們在第一次談論原生家庭,就對彼此充滿信任地分享。在此先感謝成員們的信任及參與。

原生家庭聊到最後,延伸出幾個有趣的“感受”議題。例如:為甚麼大家似乎對媽媽比爸爸有感?情緒化這個詞的聯想,是否與父母展現出的形象有關?情緒勒索為什麼經常與原生家庭放在一起討論?

先不將情緒貼上正、負標籤來說,聽大家聊原生家庭的過程,彷彿是滿載的情緒記憶抒發。反觀自己與原生家庭的互動,的確察覺到各種行為背後的情緒記憶養成。

討拍行為的情緒記憶 – 反感

今天來探索討拍行為的情緒記憶養成與轉變。

“討拍”,過去我對這個詞的情緒反應是“負面”的,有種莫名的 “不應該”、“脆弱”、“抗拒”、“厭煩”感受,認為討拍行為不應該出現在我身上,也不喜歡看別人展示出來。

或許跟個人經歷有關,之前文章 What happened to your 2020? 今年不再飛行提過,我是個從小被要求獨立的小孩。獨立的過程中,我學會一個非常重要的能力:否定自己的感受,把情緒藏起來。

小時候,大人們會稱讚我如此獨立,自己也信以為真,認為獨立是值得驕傲的能力。對於長年生活異鄉的人來說,獨立是種必備技能,但是在異國婚姻中,卻可能成為關係冰冷的殺手。

獨立背後的真相:我很不懂得求救,甚至分享自己的感受

從小為鑰匙兒童,大學開始獨自異鄉生存。親情隨著距離加時間累積,我漸漸對家人感到陌生,因為自己所經歷過的心情,他們都不在其中。害怕家人擔心,總是報喜不報憂 ; 覺得安撫家人擔憂徒增自己焦慮,開始減少聯絡,尤其當生活過得沒那麼好的時候。

之前文章提過,異國婚姻第一年我遇到許多情緒衝突。即使跟老公婚前已伴侶諮商、同居、認識超過10年、見過對方家人無數次,認真完成所有婚前該學的事情,卻忽略一個關鍵共通點:我們兩個都是很獨立的人。

衝突的產生,有時並非依賴,而是獨立

我跟老公都不喜歡跟別人解釋自己的行為、遇到問題都不擅長找人協助、遇到問題也不擅長被人協助、面對不舒服的感受習慣自行承擔…。兩個很獨立的人,尚未意識到進入婚姻的心理束縛,彼此都期待自己是個好伴侶,並抗拒成為對方的負擔

我想先澄清,獨立的人不是不懂得低頭、道歉,而是恐懼自己成為負擔。因此,很會將自己的情緒貼上標籤,不願分享也不會討拍。有時候回想起來,會好奇當初的衝突是否都是彼此想要與對方連結的訊號 – 情緒往往只有在衝突中才表現出來,總是大吵完才感受到彼此的存在,似乎我們都看穿彼此很會藏情緒的才華,只好魯莽的橫衝直撞去破壞這種相處模式。

討拍不等於撒嬌

討拍是覺察自己的情緒後,知道希望被看到或支持,主動正面的向外表示需求,撒嬌則是在不正面說出自己情緒或需求的前提下,用其他方式去期待獲得支持。撒嬌在異國戀中較容易被視為幼稚,討拍則有達到溝通的效果,這是我在異國婚姻中,加上幾百小時心理諮詢後學到的重要一課。

了解自己,才能順利向外溝通出自己真正的需求。多麼簡單的道理,被深藏在自己與原生家庭行為模式的情緒記憶底下,知道,但又做不到。

改變情緒記憶,學會討拍

必須承認,改變是一件很難的事情,尤其當自己對該行為抱持既定負面評價,又慣於採取某種固定行為時。自我教練過程中,一開始需要讓自己養成多聆聽情緒的訊號,跟隨著情緒去找到背後需求,並採取行動。

於是,我開始嘗試向遠在台灣的家人,訴說自己真實的經歷。難過的時候,我會傳訊息問他們是否可以通話,說著說著在手機這一頭大哭。哭完,我會說:謝謝你們聽我說,我不需要你們幫我解決問題,只想要感覺到你們的陪伴

再大的困難都會過去,缺席的陪伴會留下記憶

剛開始家人當然還不知該如何跟我互動,有時候甚至會被各自的情緒記憶卡住。但是,我繼續練習討拍,也很清楚的知道,這是為了改變自己,不是為了改變家人。

幾次之後,家人開始熟悉我的討拍行為,也理解我的需求在哪。我們重新建立起新的行為模式,創造了一個允許情緒分享的空間,讓彼此都學習更有能力接住對方情緒。現在,聽到爸爸說出“我很生氣”,大家都會為他歡呼。Well done, Dad!

也許父母也有共同成長的能力

我30+,父母那一代的多數人都在創造台灣經濟奇蹟,沒有時間了解自己心理,也也沒有隨手可得的網路資源去上課或心理探索。

某個程度上,我承認自己這年代人的幸運,既有父母的心理摧殘,又有教育與網路資源普及。自我探索資源遍佈,供自己實證,擁有更多機會讓心理長大成人。經常聽到父母那輩的人說,不要試著改變你的父母,因為不可能。然而,去年開始看到自己父母的成長,讓我懷疑是否我們總是拿過去的標準,在衡量現在?現在我看待自己與原生家庭的關係,更像是:父母提供了我身理上長大成人的物質條件,我提供父母心理上長大成人的機會。

讓自己的心理長為成人,清楚的告訴家人你要什麼,停止把父母當小孩般呵護,也停止自己再玩青少年般的猜心遊戲。也許,我們的父母沒有想像中脆弱,他們也有能力成長,這代人或許該思考的是:如何為這份成長創造機會?

最後,這篇文章要謝謝我的家人。爸爸、媽媽、弟弟,在我生命中演出各自不同的模樣。他們讓我看到生命的多樣貌與延展性,也讓我驚豔的體驗到原生家庭行為模式可以重建共創。

覺察與溝通,文章從去年寫到今年的基本元素。發現獨自練習進步緩慢,於是創立Women’s group。發現有些人認為一對一效果較好,於是提供教練服務。如果你看得懂我在寫什麼,也希望開始自我探索,願意成長,那麼歡迎你加入Women’s group,或是與我聯絡進行教練服務

婆媳關係大突破 – 婆婆性別訪談 [我的英國婆婆系列]

英國觀察&體驗

一個非常英式的傳統、一則發生在英國性別平權運動的真實故事、一種性別平權在婚姻中的最佳樣貌、一次我與婆婆的深度對話


時間回到7月19日,到公婆家作客那天,晚餐後馬克先生跟公公移到客廳看足球,我跟婆婆則到另一組沙發上聊天。她對於餐桌上提到的Women’s group,讓女性通過討論自我覺察,以找到更有效的溝通能力議題意猶未盡。

關於性別對話,生在女性平權運動下的婆婆,對這個議題有些感觸,故事由此而生…。

60、70年代的歐美正是社會運動興起之際,女性平權運動為其主流之

生長在充斥著社會運動的紀元,仍舊於兩性交往保守傳統的年代,婆婆說婚後才有機會通過與公公頻繁的互動,開始反思從小接受的教育教育 – 如何遵守男權社會下規則,對自己性別認知有什麼影響。

婆婆說自己不是一個很會探索內心的人,也沒特別參加過什麼女權運動,更著重在生活中遇到事件上的反應。於是,她拿出家族照片,邊翻著自己年輕的過去,邊道出許久未提起的事蹟。

A 高爾夫球俱樂部的女性平權運動

該俱樂部成立於1904年,基本上是男士的領域,僅少數女士被允許加入。在那個年代,英國多數高爾夫俱樂部皆如此,即使進入俱樂部的女士,被允許享受的會員權利有限。

直到1990年,俱樂部性別平權運動在婆婆的領導下展開,當時她是女球員隊長,公公是俱樂部委員會主席。另一位男球員隊長,是代表本俱樂部的正式隊長。

運動展開之際,女會員約150名,男會員約500名。女會員不算正式成員、沒有平等的打球時間、不能進入酒吧區(名為:The Men’s Bar)、沒有被選舉權,俱樂部所有事情都由男士組成的委員會決定,包括每年的入會資格。

平權運動中的阻礙

平權運動過程中遇到很多阻礙,除了主要反對的年長男士外,也有來自女會員的反對聲音。有人強烈支持男性主導觀點的,認為俱樂部本來就應該留給男士們放鬆使用、有人不想為平權付出更多會員費、有人認為自己只在週間打球,對平權運動提出的增加週末打球時間不感興趣。但令人驚訝的是,有部分強烈反對者為思想自由開放的年輕男士

多數支持平權運動的,都是有全職工作並跟丈夫共同成為會員的女性,以及觀念較開放的男會員。

平權運動的成功

公公自始至終都全力支持平權運動,婆婆說如果當初公公不是委員會主席,運動所耗費的時間將更多。運動順利成功,是正巧俱樂部的飲酒執照要續照,辦理續照的官方組織非常支持平等權,若俱樂部拒絕將權利開放給所有成員,很有可能會被拒發執照。公公作為委員會主席,順水推舟的助平權運動一力。

雖然平權運動期間,俱樂部充滿不愉快的分裂氣氛,經過很長一段時間後才癒合。但是回憶起來,婆婆說即使平權運動沒有順利成功,她還是會留在俱樂部裡繼續努力。

改革後的A俱樂部

改革後的俱樂部有著展新面向,包括:女會員擁有投票權、週末也允許打球、女性會員人數增加、酒吧區改名為 ‘ the Bar’ 向所有會員開放(這是許多男會員最難以接受的)、男、女隊長具備平等地位、女會員能被選舉進入委員會。從此,A俱樂部變得更加開放、包容且友善。

現在,女會員在俱樂部的管理佔有一席之地,人數也與改革前大相徑庭。回想著過去,婆婆說這些改變遲早會發生,因為同時期內,其他俱樂部也逐漸向平權轉型。當然,至今還有些俱樂部拒絕改變畢竟俱樂部屬於男性的模式,一直都是十分英式的傳統。高爾夫球俱樂部象徵著男士社交、談生意、逃離家庭的安全堡壘。有些人基於同儕壓力,仍堅稱平權運動者的改革行為違反傳統。

婆婆的反思

最後,婆婆露出微微開心的笑容說:「也許這就是我的性別認同過程吧,其實我並不是要所有事情都爭個男女平等,只是認為既然俱樂部接納女性,就不應該讓女性在裡面感到低等。這種讓別人處於劣勢地位的規定,是該被重視並改變了。」

「婆婆,妳認為最初影響妳改變的念頭是什麼?」

「也許就是生在那個環境,受到六、七十年代開始的社會運動影響,發現守舊的英國確實有許多事情需要被改變。不幸的,高爾夫俱樂部又是守舊代表之一,從裡面往外望,感受到的差異太大,改變勢在必行。」

「妳認為現在的A俱樂部是平權的嗎?」

「往回看,會發現在當時不斷被抨擊的平權運動,反對者的抨擊角度從現在看來,多數人都會覺得是可笑的。而俱樂部也因為女性會員的更多參與,成為一個會員們更舒適、愉悅的社交環境。當然,說到平權,不管哪個議題都不可能完全平等,所以小改革或爭執至今仍偶爾發生。但是,改革及討論,已經在俱樂部成為一件能被接受的事情。」

「公公真的自始至終都跟妳站在同一陣線嗎?他為什麼不對平權感到威脅?」

「他的確一直與我同陣線,至於為什麼我還真不知道。但我知道他是一個很支持公平的人,雖然他在家中有些個性也讓我討厭,但他從來都是除了工作外,還會幫忙分攤家事,對待孩子不偏心的人。」

側面觀察公婆的互動,真如婆婆所說,公公很支持她作為獨立人格的需求,婆婆也很信任公公,並能主動發現公公的需求,彼此都有能力適時向對方伸出援手。或許,這就是兩性平權在婚姻中最好的樣貌。

想知道更多關於Women’s group的活動?請進入Join group 參考過去已辦的活動,或是按這裡加入

本文首次發表於2020年7月8日

英國就醫經驗分享 – 覺得很佛系,難道是文化差異?

英國觀察&體驗

住英國快6年,上週首次使用英國醫療系統,但就這一次,讓我深感就醫觀念的文化差異。不同於台灣有病沒病儘早確診治療,英國似乎更傾向於有病沒病盡量別佔用醫療資源

一切都只是耳屎?

話說,週一睡醒突然左耳塞住、左腦陣痛,醫生用耳腔檢查耳內,認為可能是耳屎塞住,開止痛藥與耳液讓耳屎軟化流出即可改善。 但是,當天使用耳液後,左耳與左腦疼痛感大增,隔天左喉嚨發炎,因此接著兩天電話追問醫生。然而病情與日俱增,期間左耳與左腦持續性抽痛、喉嚨發炎到無法說話、嘔吐幾次、體溫時高時低。

即使病情並未好轉,醫生仍然只通過電話與我溝通病情,逐日加開止痛藥與消炎藥。經過無盡的痛與治療,我在疼痛中昏睡度過一週。最後消炎藥畢,喉嚨好了,病情確回到第一天生病的狀態:耳朵繼續塞住+腦部陣痛。

在英國生病,除了身、心理都要強大外,還要有信仰

短短一週,在病情未得到明確診斷,疼痛感逐日上升的狀態下,每秒度日如年。

身理疼痛加劇心理恐慌

左耳及左腦分秒備感腫脹、持續抽痛,似乎怎麼躺都壓到神經。止痛藥加安眠藥一起吞了,卻屢次即將進入睡眠時被痛醒。醒著期間藥效發作、精神萎靡,無法從事任何活動,連看電視都會因刺激腦神經而感到劇痛。

病到第四天,已經連續三天沒睡好、無法正常進食、運動、排泄、體內堆積一堆藥、左臉開始感到麻木。此時,左耳延伸的腦部及喉嚨,依舊如同一顆球在裡面擠壓著神經般腫脹、刺痛。

理性上,分析醫生只是開更強止痛與消炎藥,真正的問題似乎還沒找到 ; 感性上,感受到醫生只能安慰我先吃藥,好好在家休息讓身體自癒。

這天晚上,我總算將生病的事情告訴在台灣的家人,擔心如果真的有腫瘤沒被發現,會有突發狀況。接著吃完止痛藥,躺在床上繼續感覺所有疼痛,念頭從繼續思考究竟發生什麼事以及我該怎麼辦?轉成如果我就在今晚去世會怎麼樣?

停止思考,接受當下

很奇妙的是,當念頭一轉,接受自己可能就這樣離開,理性思考的左腦神經似乎開始放鬆,疼痛慢慢消失,左耳也不痛了。

接下來的幾天,我繼續練習放鬆,屢試不爽,只要思考、分析就疼痛,放下就不痛。當然,這是吃消炎藥的後期階段,也許只是藥效起了作用。

英國就醫,要得到醫生重視,就要加強演技

消炎藥的確解決了喉嚨發炎問題,但左耳、左腦的腫脹陣痛感還在。回到第一天的感覺令我有點沮喪,不知道該繼續跟醫生溝通,還是訂機票回台灣處理算了。

在有點氣餒的時候,一位長年旅居英國的朋友告訴我:加強演技才能獲得醫生重視病情。

馬克先生的就醫經驗

起初,我有點不了解何謂加強演技,而馬克先生這位從小習慣英國醫療體系的人,則聽不懂為何要加強演技,更進一步提出N個案例闡述:醫生就是開藥給病人吃,病人又不是快死了,自己在家吃藥休息就會復原啊!不用去找醫生觸診啦。

回想過去,馬克先生本人確實曾經背部拉傷、洗澡滑倒盆骨扭傷、貌似急性腸胃炎。總之不管怎麼傷,都可以淡然的打電話請醫生開藥,自行在家面部猙獰的用藥,哀怨的躺幾天修復。

加強演技三步驟

聽完兩方說法,我半信半疑的跟非英籍朋友們討論後,得到以下加強演技的具體建議

  1. 要強調自己非常不舒服,
  2. 仔細敘述每個疼痛點,
  3. 要求醫生做更詳細的檢查。

於是,播電話前,我先寫下每個身體狀況,以及這些狀況對生活造成的重大影響。當醫生繼續說要開更強止痛藥時,我堅持:希望能做更徹底的檢查,再決定是否只吃藥,因為我不確定耳朵與後腦的腫脹與疼痛,是個可以被輕忽的現象。

訣竅是:用字遣詞可以禮貌,但是氣勢要比醫生強一點。

語畢,成功被安排門診並進行觸診。

後記

摸完頭骨、檢查完扁條線、喉嚨、耳腔等,醫生還是找不出原因,也無法說明為什麼耳屎會造成多處發炎,只好建議去掏耳屎,再看有否改善。

門診後,我則不再吃任何止痛藥,而是繼續練習放鬆,直到現在疼痛感幾乎消逝。同時,預約下週去掏耳屎。雖然覺得如果是耳屎問題,還蠻丟臉的,但我真希望這一切只是耳屎問題

為什麼不一開始安排掏耳屎?

如果是耳屎問題,為什麼醫生不安排在一開始就掏耳屎呢?

英國醫療系統NHS資源有限,排醫生挖耳屎要等上半年!因此,醫生認為先用耳液讓耳屎流出,沒想到反而造成耳屎腫大壓迫到神經,造成整個左半部麻木、疼痛。

自費掏耳屎 – 推薦吸耳屎服務

接下來的一週,自費50英鎊挖完耳屎,我選擇吸耳屎服務,有點癢但不痛。治療師會先點軟化油到耳朵,再慢慢吸出耳屎。當天尚未軟化的耳屎,或者太軟靠近耳膜的耳屎,可以下週再免費回診吸出。

回診後,耳朵、左臉、左腦以及左下顎的神經壓迫問題才慢慢開始好轉。看來真的是耳屎問題,而在資源有限的NHS醫療系統下,簡單的掏耳屎變成將近一個月的止痛、消炎藥服用療程。回想起這段時間自己吞下的藥量,仍然覺得是一場惡夢。

感謝 Noreen Wu 的Reiki傳送

休養期間曾接受 Noreen的Reiki傳送,我對Reiki了解不多,不過前兩次晚上接受1小時傳送後,隔天早上起來精神真的好很多,體力也好到可以多下床走動。

Reiki 是一種自然療法,若有興趣想知道更多的人,請諮詢Noreen Wu,按連結進入本文粉專tag的Noreen Wu:https://www.facebook.com/LondonNW5.TW

本文首次發表於2020年9月7日。

異國生活:因為孤獨,所以創造

異國生活

2020我在倫敦渡過大半年的隔離人生,這個月跟同住倫敦的朋友們回顧去年時,大家異口同聲的表示:

“ 2020年阻礙了向外探索的可能,卻開啟了向內探索的契機。許多人不約而同的展開自我探索之旅,並透過網路與世界各地的旅伴連結。”

有些人或許認為,這聽起來不可思議,但事實上,正是我與許多人在2020年的真實體驗。對我個人而言,一切始於孤獨感。

旅行有很多種,自我探索也是一種

先從自我探索之旅說起。近期發表的幾篇文章在談的情緒探索,是我2020年的主要旅程之一,它幫助我對情緒做出新的詮釋,也意識到情緒背後似乎有好多寶藏正等待挖掘。

孤獨感下的寶藏 – 第一次交會

今天來談談孤獨感隱藏的寶藏,以及我生命階段中,在未意識到情緒而做出的決定。

第一次跟孤獨感正面交會於高中考大學期間,當時我有個很特別的經歷:

高二學期結束後,因為家人工作關係,隨著媽媽從台灣搬到西安。外在環境的劇變引起我強烈情緒反應(當然那時並未察覺),雖然表面上沒有展現出行為偏差,但心裡每天都在情緒打架,直到最強烈的情緒 “孤獨”成為主導,為我的人生開啟下一個篇章。

孤獨感,老實說在此之前我也曾感到孤獨,只是活在熟悉的環境及交友圈中,比較容易找到其他方式取代面對孤獨。然而搬到陌生環境後,對外在環境的排斥以及缺少朋友、家人的依靠,孤獨迎面衝擊的感受變得難以忽視。當壓倒最後一根稻草的事件發生 – 遠在台灣男友劈腿 – 孤獨感讓我清楚的意識到無法再逃避它的存在。

孤獨感很奇妙,過去逃避它時,日子好像還過得下去,開始正視它時,反而有種預見未來的清晰感,兩種生命劇本如電影般快速在腦海閃過:

劇本一:繼續躲在西安家裡的小房間守住孤獨。

劇本二:聆聽孤獨感背後的需求(我要的生活圈),帶著孤獨去創造不同生命的可能性。

看到劇本一,我猶如文思枯竭的編劇般寫不出劇情,無法想像一年後自己還在這個小房間裡孤獨。至於劇本二,要憑空創造的念頭起初令人想退縮,但在強烈孤獨感驅使下,我希望能試著將劇情寫出來 – 決定為自己的孤獨負責,嘗試去建立、創造不同的未來,即使不知道結果會是什麼。

於是,我說服父母讓我中途退學(當時已在當地的私立大學讀了半學期的會計),用三個月時間準備“高考”,入取(最方便將來回台灣放假的)第一志願深圳大學。其中發生的小插曲是將復旦大學填第二志願,放榜後發現似乎分數也能入取復旦,然而一心一意只想去深圳大學。

沒有孤獨感的強烈存在,也許就不會有創造人生的念頭; 沒有孤獨感的作祟,也許當時會欣然地選擇排名更好的復旦大學。孤獨感開啟我的人生新篇章,也決定了它的走向。

孤獨感下的寶藏 – 2020

時間回到2020年初,我創立 Women’s group的動力同樣是孤獨感背後的需求:想跟更多擁有類似文化背景的人一起探索生命。有趣的是,在年末 Women’s group cocktail Christmas party 中,大家也談到孤獨,分享自己在Women’s group中體驗到 “當你誠實的分享後,發現自己一點都不孤獨”。

沒錯,當你踏出第一步去創造不曾採取的行動,孤獨的感受會開始變質。

因為孤獨,所以創造

因為孤獨,我開始寫文章分享自己的歷程與想法,創造這個平台去認識跟我一樣好奇的人。因為孤獨,我開始做Women’s group,創造一個空間與人互動、連結。因為孤獨,我報名教練課學習自我教練內在小孩,不但建立起與自己的健康溝通方式,還結識了一群互相啟發的英國朋友,探索今年如何共創更多與華人的對話平台。

我理解那種當你感到孤獨時,會認為全世界沒有人懂你的感受、害怕說出來會被視為軟弱或討拍、想要躲在陰暗的角落把孤獨面的自己隱藏起來、深信自己不論怎麼做都無法改變現狀。這篇文章並不是要說服你改變,也不否定你在孤獨感體驗中生出的想法,而是要提供你一個選擇:創造。

孤獨感裡有一扇門,當你走近它,打開後就是創造。

生活在異國的大家,或許在2020都曾被孤獨襲擊,無論選擇留在異國獨自面對疫情,還是決定飛回台灣面對國人的質疑,孤獨的感受多少出現在心裡。也許下次當孤獨感走近,你可以試著去認識它、別推開它,讓孤獨牽引你去看見內心的需求,去創造滿足內在需求的外在世界。

跟更多人一起認識孤獨,歡迎加入Women’s Group

需要有人引導你認識孤獨,歡迎進入與教練對談

異國婚姻相處 – 如何跨越文化障礙,建立良好溝通模式?

異國戀

大家都說良好的婚姻/交往關係需要溝通,但,什麼是溝通?

溝通誤區

近期在協助異國戀伴侶溝通時,發現溝通的常見誤區有兩種:閉著耳朵溝通、帶著“解決問題”心態溝通。

閉著耳朵溝通:一方或雙方只想說不想聽,長篇大論的說完了,不僅沒聽見對方回應了什麼,更沒聽到自己說了什麼。即使說完覺得發洩後心情舒爽許多,但癥結點仍舊等待著下次爆發。

帶著“解決問題”心態溝通:一方或雙方都帶著理性進入溝通,橫刀直入的把事情說完了,找到共識結案後,往往一方或雙方會感到某種妥協的不悅。很快的,共識又被推翻。

閉著耳朵溝通是大家比較常見,也容易想像的誤區。帶著“解決問題”心態溝通則是大家經常卡住的疑問:溝通不就是為了要解決問題嗎?

溝通,是為了要交流問題,達到共識與順暢,不是為了解決表面問題。

什麼是溝通?

真正的溝通,是事件背後的感受,更準確的說,是自己對該感受的記憶。

在聆聽異國戀伴侶間的爭吵經歷中,我觀察到一個共同點:交往中大部分的爭執,起源於在經歷同一事件的當下,每個人會因自己的此刻的情緒、過去對該情緒或類似事件的記憶、互動者的回應等,產生不同的經驗認知。如同瞎子摸象,經歷該事件的當下,所有人的認知都是對的,但所有人都只體驗到自己角度的認知。這裡所謂的體驗,就是一種感受的記憶。

這個現象在婚姻中為小事爭吵時最明顯,舉例來說:一對夫妻共同出遊,夫對於沒有規劃的出遊真實感受是焦慮的,妻對此卻是興奮期待的。出遊後,夫可能會因為旅程沒發生任何意外插曲感到滿意,妻可能會因為體驗了無拘無束的旅程感到愉悅。但是,當旅程中發生了插曲呢?夫開始因為焦慮,試圖掌控,妻可能對此感到受約束,興奮感降低最後變成了失望。直到兩人的情緒都到達崩塌點,開始指責對方的(感受)體驗毀了這趟旅程,並試圖說服對方看見自己的(感受)體驗。

溝通第一步:承認成見

所以,如何溝通?有人說是放下成見,我認為是承認成見。必須先承認自己的經歷也許只是整個事件的一部分,如此,你不需要拋棄自己的部份經歷,而是能容納別人的另一部分經歷,再討論兩種經歷加在一起的樣貌會是什麼。最佳的狀況當然是雙方都有承認成見的能力,但通常只要一方開始帶頭,也會對溝通起到好的效果。

如何承認成見?

這一步最難的就是承認 “也許我不完全是對的”,因為通常我們都希望自己是對的,期待自己的感受獲得認可。所以,“認可”成為關鍵,在此提供一個小撇步:對“也許我不完全是對的”這句話的感受,是先認可自己的體驗。

具體做法是,先讓自己完成這句話:我承認在這個當下我有這些感受、想法…………….。

請記得,上述句子中 “沒有但是”。請意識到當你開始想但是時,你正在跳開承認這個步驟,淹沒你的承認,此時承認就無法得到自己認可。

溝通第二步:讓好奇心共同探索

當你認可自己體驗之後,試圖獲得對方認可的感受會降低,你的溝通態度會變得緩和,爭執會從是非題轉為問答題,開始意識到每個人在同一件事的體驗都是有限的。此時,自己好奇的情緒會打開,想知道對方的體驗是什麼。通常走到這個步驟,兩人很有可能開啟一場連結感更深的對話。

承認自己的成見是示弱嗎?示弱被欺負怎麼辦?

承認自己的成見,是你開始建立強大內心的過程,當你承認成見的速度越快,你也越有能力不在問題上退縮或是攻擊。因此,如果你總是承認後遇到對方不斷攻擊,那麼你該意識到,這個人的內心或許還不願意甚至無法建立強大。

不能對自己誠實,通常是害怕自己接不住誠實後的結果,這樣的伴侶關係通常在親密度上會有許多困難。此時,也許你該問自己:這是一段健康的關係嗎?我要選擇一段被當垃圾桶的關係,還是一段能學習看見彼此經歷的共存關係?

再進一步走,分不分手看個人,但你至少能承認自己的體驗:他沒有錯,只是沒有能力跟我建立深入連結的親密關係罷了。這令我感到失落。

為什麼令我感到失落,還要承認自己的體驗呢?請期待下篇文章異國生活:因為孤獨,所以創造。

看完文章,想在小組練習溝通?歡迎加入Women’s group! 私人問題想私下討論?歡迎預約教練陪你練習溝通

倫敦跨年 2020-2021

英國觀察&體驗

身在封鎖線第四級的倫敦,馬克先生與我很有默契的決定來場簡單的跨年。比起往常總是要多番討論去哪跨年、跟誰跨年、跨年要玩點什麼…,這次真的太輕鬆了。

低調跨年晚餐

2020 的最後一天,既然沒那麼多繁瑣的跨年準備,馬克先生興致高昂地端出拿手料理Poke Bowl (夏威夷蓋飯),壽司飯鋪上各種切好的配料,最後淋醬油加芥末。雖然作法很簡單,他還是花了一小時準備,給他來點掌聲吧。

晚餐開始我們進入整年最放肆的時間,看了一部(完全不用動腦的)歡樂電影,伴隨著晚餐後大吃零食時光,彷彿回到小時候大人不在家的自由。話說,聖誕節到跨年這段時間,的確是馬家人一年中唯一能(不被Judged) 亂吃的節慶,每年我都要好好把握的大吃大喝。

窗外的跨年煙火

今天我們兩個像5歲小孩,亂吃亂喝亂跳舞到午夜12點,直到聽到窗外煙火聲,才知道已錯過了倒數時間。此時,跟馬克先生在家看著窗外的煙火,對比著寂靜的倫敦街道,發現今晚少了跨完年後在路上大喊 Happy New Year 的倫敦人。

偶爾感受如此平靜的跨年,其實還不錯!

2020畫下句點

疫情籠罩的2020,也許讓我們都在不同程度上跟自己的情緒更靠近了,2021年的第一天,我想在此跟大家分享兩個工作坊中聽到的好問題:

What have you learned about yourself during 2020?

What would be the new experience that you haven’t enjoyed?

感謝 2020讓我學到跟馬克先生和平的長時間在家獨處,體驗到各種不同情緒探索的享受,終於可以大聲對情緒說出:我其實沒那麼討厭你!

新年快樂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