嫁給英國人 – 好媳婦的日常生活

異國生活, 英國觀察&體驗

連續分享了兩週與公婆住的挑戰,這週來平衡一下,分享暖心的經驗。

人生就是分秒在舒服與不舒服間交錯

話說,這不是我第一次跟公婆住,雖然,寫了兩週的挑戰,事實上,每天相處都算和諧。

還記得多年前第一次跟公婆住的慘狀,像是被突然丟進大海裡,呼吸急促地邊掙扎邊生存。相處的每一秒都覺得很久,住一個月後卻回憶不起來中間發生了什麼事,僅依稀記得自己似乎變成另一個人,一個要隨時維持愉悅的人。

這次跟公婆住多了覺察,期間不斷使用教練方法聆聽自己、先生、公公、婆婆內在小孩發出的聲音,再微調與大家相處的模式。這一次的同居生活,能感覺到自己的存在,更理解相處中會有起有伏,允許自己感受愉悅與不悅,甚至表達自己的體驗。

享受作為一個外來者

通過覺察與微調,我變得不介意自己是個外來者,很多時候喜歡看著他們一家人根深蒂固的相處模式,覺得可愛、有趣又心疼。

關於公公

先從公公說起,他一生都是眾人眼中的Golden boy, 外貌出眾加文武雙全。即使現在年紀大了身體不再健壯,內心依然活得像個年輕男子。

上週,他不小心大力撞到一塊玻璃門,砰的一聲大家都聽到,立刻衝過去幫忙,他卻急忙站起來說:我沒事,不用幫我。眼看著他的前額還在流血,但是婆婆跟馬克先生收到命令,不敢幫他,只有我去輕輕拍他的背,問他:你還好嗎?此時,他露出微笑,似乎內心憋住的氣終於可以鬆開

事後,馬克跟我說:我爸好像對你比較放鬆,可能因為你跟大家很不像。不會像我們一樣愛搶話又怕我爸生氣,所以你有時候跟他的互動,反而得到不同的結果。

關於婆婆

婆婆一生都沒有獨立過的時期,結婚前住在父母家,結婚後很快就連生4個男孩,照顧家人、遵守(父母、公公制定的)家規,就是她的人生。

同居期間,我意識到馬克先生有多不了解自己的媽媽,也深深感受到婆婆在家中的孤獨。婆婆說話常有個邏輯:我不喜歡XXX,但沒關係拉,我不介意。而大部分的時候,家中男生們只記得她說的後句(我不介意)。於是,根本不愛印度菜的婆婆,被馬克先生與公公記成她喜歡印度菜,我也被告知婆婆愛印度菜。

直到前週叫外送,婆婆一開始選義大利料理,公公說:你不是愛吃印度菜(其實是公公自己愛吃)?我們叫印度菜吧!婆婆回答:喔,好啊。餐後,公公詢問大家評價時,婆婆說:我覺得這家還好,但沒關係拉,反正我不喜歡印度菜。公公聽到很驚訝地問:你不喜歡印度菜?婆婆回應:一直都不喜歡啊,但我不介意拉。

餐後散步時,我再問馬克先生:婆婆到底喜不喜歡印度菜啊?他說:我也以為她喜歡啊,可能她不喜歡吧?但我爸一定會忘記她根本不喜歡印度菜。

發現婆婆的說話邏輯後,我會更照顧婆婆的喜好,並且凡事記得要問她兩次以上。譬如想幫她做家事,就要問:婆婆,我來幫你一起做吧? 她回:不用不用,我可以。我問:真的不用嗎?她回:不用,我可以。我繼續問:妳說這個地方該怎麼整理呢?她回:喔,好,那妳幫我做這個…。

關於老公

最後來說說馬克先生,他是一個經常釋放假消息給我的人。婚前跟我說不用擔心他爸媽喜好,他們很隨意,而且自己很獨立不常跟爸媽相處。婚後….才發現根本都是假消息。

公婆喜好很明確,一點都不隨意,公公很在意洗碗機裡如何擺放最有效利用空間,可是馬克一家極度抗拒公公的嚴格,選擇性不記得擺放方式,公公常因此跟大家吵架。婆婆很在意碗盤如何收納及家人相處感受,但面對家中一群男孩各持己見,最後都選擇視而不見彼此需求,她只好安靜離開現場,或是大喊“It doesn’t matter”。

用隨意的態度去掩蓋內心的在意,這個行為模式在馬克兄弟身上特別明顯,結婚初期讓我對馬克的婚姻相處感到困惑又受傷。此次跟公婆同居,才漸漸了解馬克先生是如何養成。對他,現在多了同理與安慰,偶爾允許他在父母面前變成小男孩,想要討愛又怕被拒絕。

很男性化的馬克一家

相處越久,我越能看見籠罩在男性能量的自己。於是,在跟大家相處上,我從過去直接跳入他們的互動模式中(一樣男性化:否定自己的感受、更大聲講話壓過對方、尷尬現場立刻逃離),現在學著扮演女性角色(承認自己的感受、看見別人的感受、柔軟應對)。

正巧,我有個很女性化的外表,或許可以更順理成章的在這個家裡當個女生。

一切都很好

說也奇怪,在這個家裡跟大家搶著當男生要很用力,當個女生卻毫不費力。天氣好時跟大家一起整理花園、晚餐時間跟公婆大聊過去以及各種“敏感”議題(最近公婆晚餐時間會看著我,期待被問一堆從來沒想過的問題)、吃完飯按照公公指令擺放洗碗機內的餐具、按婆婆喜好整理廚房、偶爾教公婆升級電子設備知識、有空陪他們多做家事,沒空就安心去做自己的事。從女性柔軟敏銳的角度出發,跟公婆的相處打破文化、輩份的距離,漸漸形成人與人之間的對等互動。

我沒有馬克先生的成長包袱,陪公婆做任何事幾乎可以發自內心參與,奇怪,為什麼以前要搶著去坐別人屁股熱好的位子呢

我的英國婆婆:被梅根皇室生活言論掃到的英式婆媳風波

異國戀, 英國觀察&體驗

搬家過渡期與公婆同住,不知不覺已過去2週半。期間感受到媒體的強大,皇室家庭風波,也燒到公婆家裡。

一切都是梅根的錯?

婆婆的反應,打破淑女規則

接著上週發文時間線,正巧遇上哈利與梅根的歐普拉訪談,婆婆看到新聞播出訪談片段時,即刻大聲斥責梅根言論,甚至認為她在胡說八道。我很少看到婆婆那麼有情緒的反應,她生長在“英國淑女”的教育年代,平常發言極少顯示出個人觀感,然而這次,她的言論既直接又很有感覺。

該訪談佔據新聞頭條約一週半,期間婆婆對梅根的評價令我困惑且不舒服。包括她質疑:梅根心理有問題為何不跟她老公求救?他們大可自行安排諮詢,何必通過皇室?誰想聽她胡說八道,我比較想知道哈里在想什麼?她一直在說種族歧視以及皇室對她欺凌,根本是想帶壞哈里,反正梅根想要的她一定會得到,根本在說謊,我才不相信她。

我對號入座的心理&其他家庭成員的反應

事實上,我對皇室新聞從來沒關注過,在此之前只隱約知道兩件事:哈里王子跟梅根結婚了、哈里夫婦決定離開皇室。而這次歐普拉的訪談,我只看了30分鐘。面對婆婆對梅根的極差評,我能覺察到不舒服,卻也說不上是什麼。

另一方面,這件事的發生,我觀察到幾條清楚的線索:第一,作為認同心理諮詢服務,支持女性對外尋求協助的教練,又是馬克家(近親)唯一的“其他膚色”,婆婆的評價令我感到某種對女性的責備與怨恨。第二,公公與馬克先生對該事件的反應是無感,全家人只有婆婆看完整個訪談,並樂於追蹤後續報導。第三,我更想討論梅根提出的幾個議題,為什麼會讓聽眾有劇烈反應,而非討論她是否說謊。

這一切令我很好奇:模式背後,究竟發生了什麼事?

帶著不舒服的情緒,我跟心理咨詢師及教練討論這段經歷。一開始覺得佔用寶貴的諮詢/教練時間,討論皇室(八卦)議題很浪費生命,但很快覺察到,對我來說這件事不只是皇室八卦。

行為反映出情緒,情緒反映出人生觀的衝突

於是,從情緒出發,討論過程中漸漸理解到婆婆與我,反應背後的真實面貌。婆婆身長在“傳統女性包袱”下,走了一條安全人生道路:接受教育、結婚生子、退休。不算有工作經驗也幾乎沒有自己的事業追求,生命重心都在於“對內、對外扮演好自己的角色”,照顧先生、孩子、維持好全家人的形象…等。

跟婆婆(那一代)比起來,我(這代人)的確比較做自己:重視自己的工作、人生價值、健康、生活品質、投資,不會每天將重心都放在對(夫)家人察言觀色上。或許,在“放下傳統包袱上”,我(這代人)在尋找自己與夫家間的平衡,並非完全不在乎夫家人,而是在這裡面需要有自己的存在

相較我們的人生軌跡,婆婆在學校教育完成後,很快就進入婚姻。中間沒有獨立工作、生活的過程,對於“獨立”的感受或許比我低。

我(以及身邊多數同齡朋友)則大多接受高等教育、具備工作經驗、獨自生活體驗,建立了自己的獨立價值觀後才進入婚姻。對於“家庭”的觀念及其中扮演的角色,早已產生差距。

情緒下的婆媳風波,家裡的男性們跑去哪了?

每當婆婆大肆評價梅根言論時,公公與馬克先生經常保持安靜,僅偶爾馬克先生一句附和、一句挑戰婆婆。幾天晚餐下來,有種莫名的尷尬,感受不到兩位男士的立場,不斷看到婆婆主導的評價,像丟情緒直球般打向兩位無聲男士的冷咧。

覺察到了,然後呢?

描繪完上述場景後,教練問我:妳的感受中有什麼訊息?妳想怎麼做?

我想表達自己的感受以及察覺到的現象,也想知道馬克怎麼看待這有趣的一切。當然,如果可以,我想感受到馬克的支持,希望他也可以跟我一起討論。

夫妻健身健心時間晚餐後挪出30分鐘,創造一起散步、分享的空間

自從搬到公婆家後,我跟馬克先生在邊配和公婆生活作息中,邊無意識的建立出夫妻作息模式。過去,晚餐後各自放鬆時間,做些不需思考的事情,例如:滑手機、看影集、有的沒的。現在,以健康之名,各自挪出30分鐘創造身、心分享空間。

外出散步是我的提議,馬克先生起初有點半配合的心態。散步時,每當我分享一天跟公婆相處的感受,馬克先生會立刻不自覺陷入焦慮,試圖給出各種解決方案來“處理我的感受”。此時,跟教練的對話冒出來:我只是想將這件事情與馬克分享,獲得他的陪伴感而已。原句告訴馬克先生,當下他立刻明白。

晚餐後外出散步、分享的模式持續幾天後,馬克先生也開始分享,最後還演變成馬克先生大抱怨公婆。看著他出乎意料的改變,我很訝異他對父母積恨已久,原先以為是我需要的空間,現在看來他似乎比我更需要。

小插曲:熱愛健康的公公看到我們每天外出散步,他也想拉著婆婆加入,卻被婆婆拒絕。但是,每天晚上看著我們要外出散步時,他還是會不斷嘗試邀請婆婆。是否公公也需要“把話說出來”的分享空間呢?

不同時代女性之間對立

21世紀很微妙,網路發達讓所有人都更容易發聲,也更容易因為意見、立場不同而產生對立。

身在“對立被看見”的時代,大家都在喊口號 “不要二元對立”,但我們找到方法了嗎?“不要”二元對立,說法本身有多少對立存在?造成多少“不敢表達自己意見”的心理拉扯?

作為教練,我一直鼓勵大家“先說出來”。因為在“說出來”這個行為上,才有機會“聽到自己說了什麼”,從中去檢視“自己是如何理解某些詞彙、概念”,再“重新定義出新版的理解”,最後,通過行動練習微調。

婆媳人生觀衝突的結局:把話說開

必須說,教練態度幫助我總是把焦點先放到覺察上,並意識到改變是從自已做起。我的行動計畫裡,沒有“改變別人”這一項。但是,每當我開始練習,周遭的人也很奇妙的跟著動起來。

某天晚餐,婆婆又開始談論梅根言論時,我覺察到自己不舒服的感覺消失了。心理真正意識到“對這件事的反應上沒有對錯”,倒是探索的輕鬆感,幫助我在餐桌上向婆婆表達自己的看法。

我提出“世代女性人生觀的差異”觀點,婆婆也跟著好奇,問我“妳認在妳這代成長背景下,跟我有哪些觀念不同”?終於,討論梅根的話題,從誰對誰錯、她有多惡媳婦方向上,轉變成婆媳能一起分享,深入討論成長環境的異同。馬克先生也熱烈加入,分享作為男性的家庭心理狀態,公公在一旁附和馬克先生(畫面其實很好笑)。

女性力量

今年的許多練習中,我更深度理解所謂的女性力量就是能創造連結感

從自我覺察開始,關心、照顧自己的情緒、認知,慢慢從中進行微調,最終都會達到改變自己,周圍的人也動起來的效果。善用這股柔軟力,不需要費力地去辯論是非,或試圖說服別人看見。因為妳的改變,別人不一定會看見,但是已經被你改變。

歡迎加入Women’s Group 與大家一起覺察,也歡迎與我聯繫,一對一教練,陪你設計行動方案。

異國婚姻 – 如何與英國公婆朝夕相處?

異國戀, 英國觀察&體驗

最近我在搬家,中間兩個月過渡期需與公婆同住。過去我跟馬克先生都對於同住感到擔憂,但這次我更好奇會發生什麼事情。

新手人妻,尋找方向感

記得剛結婚時跟公婆住過1個月,雖然不需要承擔所有家事、為他們備三餐等生活責任,但作息時間、生活大小事都要配合,尤其愛社交的公婆,經常有人來家做客時我們也需出席。當時感受很深的是“嫁入”人家的委屈,經常看著馬克先生瞬間變成公婆的小孩,而我卻要獨自學習如何與“他們一家”相處。

老公是朋友還是敵人?

我們都是第一次結婚,面對與他的家人相處問題,馬克先生不知該如何幫我,我也不知該從何努力起。有時候他的家人成為我們吵架爭端,經常在“要多頻繁相處”以及“如何相處”上找不到平衡點。直到新家完工,搬到自己的家後才有呼吸空間。然而跟公婆住得不遠,每當親友拜訪公婆時,我們總會收到不好拒絕的邀約,家人相處問題隨時等待爆發。

化敵為友,主動改變模式,馬克先生也跟著成長

與夫家“社交”這個相處議題,一直是我與馬克先生婚姻中最大的壓力點。於是,這幾年我們在夫家相處議題上有很多學習,我先開始學會建立直接溝通模式,找婆婆去喝咖啡,增加單獨相處時間及直接溝通機會。漸漸的,馬克先生也嘗試學著“正視夫妻關係受到家人相處模式的影響”,意識到老婆的需求不只是“她的問題”。

上手人妻,掌握自己的方向感

新的嘗試與學習開啟良性互動模式,加上疫情下的社交生活降低,我們渡過了一段風平浪靜時期,走到搬家過渡期的現在。不可否認,有點距離的關係比近距離接觸更好相處,然而既然當前環境改變了,相處模式也要繼續跟著變。

改變相處模式,永遠都從自己做起

在教練過程中,我常被問到要如何改變關係/相處模式?或者,即使我想改變,對方又不願意配合怎麼辦?

這是一個邏輯很奇妙的問題,過去我也常被問題的邏輯卡住。邏輯的癥結點在於:我的改變是建立在對方配合的成果上,如果對方不願配合或者沒有改變,那麼我就放棄改變。很明顯,我的改變,是為了改變對方,而不是為了改變自己。

在這個卡卡邏輯中,你的眼睛是看著對方,不是看著自己。因此,即使自己開始改變,也容易在看不到對方的改變後,放棄持續改變自己,終究走不到改變相處模式。

藉由人妻角色,練習擴展自己能力

在扮演人妻這個角色上,我頻繁運用教練方法來練習改變,找到幾個有效方向可以分享:

第一、永遠都從自己做起:真正認識到是自己想改變,自己也會是改變的受利者。

第二、別輕易否定自己的努力:自我否定是人妻/母親角色中無意識的思考模式,因為這兩個角色常涉及到外在環境的劇烈變化,剛踏入新角色時的不確定感往往強烈。努力不一定有成果,或者努力方向不一定正確是必經過程,先肯定自己的努力,才有機會繼續前進看到成果。

第三、改變不是在一天內180度大幅度旋轉,而是設定明確時間線,每次調整10度慢慢轉。

身體力行+肯定努力+微調 = 改變模式

截至目前為止,我們已跟公婆同住一週,這段期間我邊覺察相處模式,邊問自己想改變什麼。我希望改變晚餐時間的聊天內容,希望有更多深入討論而非圍繞在分享新聞。

於是,我利用教練提問方式,在每次聊新聞時把話題打開。剛開始公婆都停頓著不知所措,此時,我不會像過去一樣否定自己立刻轉換話題,而是先示範回答。每天微調一點點,公婆也漸漸習慣分享自己真實的想法或經歷,甚至可以聊上1個小時。看到模式的改變,我跟馬克先生都驚覺,原來公婆那麼喜歡分享自己的感受或想法,或許我們應該更早開始改變聊天模式。

給彼此逃跑的空間

在改變這個議題上,我有許多教練後的成功經驗,因此現在對於改變抱持著一種好奇、期待的心態。我常形容改變如同浪波,有時效果會是前仆,有時效果會是反撲。遇到前仆時好好享受改變後的新面貌,遇到反撲時就要留給彼此逃跑的空間。

例如:某天晚餐時間,由於餐後有會要開,我沒心情開啟話題。如果期待公婆打開話題,我會對他們失望,如果強迫自己打開話題,我會沒辦法給予他們足夠回應時間。此時,我要有意識到自己當下狀態,允許自己跟公婆逃跑或休息的空間。

與公婆同住的人妻/人母都是人生角色上很大的轉變,妳在幾乎沒有任何“實習”的基礎上,瞬間轉換身份進入角色。我常很好奇為甚麼沒有許多培訓資源,來因應如此巨大的需求?30+的一代人,希望我們都能從自己做起,慢慢改變令人啞口無言的人生模式,創造更多支持有覺知的行為模式。

歡迎加入Women’s Group與大家一起改變,也歡迎與我聯繫,一對一教練幫助你開啟改變。

異國生活 – 個人工作者的ME Time

異國生活, 英國觀察&體驗

上週跟一位資深 Youtuber 聊工作/生活平衡,我們對如何平衡 “做有熱情的事” 與 “照顧自己” 很有共鳴。

“做有熱情的事”+“擁有自由控管的時間” = 工作成癮

對我們來說,熱情是很大的動力,並不是說沒熱情的事就不做,而是容易進入熱情驅使的工作流。忘了時間、忘了自己、甚至忘了吃飯,於是形成一種不健康的工作循環:瘋狂工作 – 累倒休息 – 瘋狂工作 – 病倒休息。

聊天中,我們兩個的面部表情與能量變化也很有趣。講到工作,立刻精神煥發、眼睛發亮 ; 講到玩樂休息,立刻眼神迷茫、開啟氣球洩氣模式。

很明顯的,熱情這個情緒已經從工作中侵蝕到生活,再從生活中佔據了整個人生。

玩樂、照顧自己,是一件需要練習的事

身為資深Youtuber,他在這樣的工作模式已多年,漸漸摸索出新的人生哲學:學會玩樂、照顧自己,是一件需要練習的事。因此,每週會“規定”自己一天不能工作。

他說這個練習剛開始超困難,尤其作為創作者,即使遠離工作環境或設備,頭腦仍在持續運轉。很容易一天過後,不但沒有感到休息,反而感到浪費時間的沮喪。

當然凡事起頭難,但步步累積的練習終究會看到成效。就個人工作者,真正能休息或玩樂到,對於工作上的持續生產與創造將有很大幫助。

今天ME time,妳都做了什麼?

經過討論,我們認為練習最好的方式是:先捕捉自己進入思考模式的瞬間,提醒自己“今天”要不一樣。

具體來說,可以去做一直想卻沒時間做的事、從未嘗試過的事情、寫下自己“想”做什麼事、挑戰自己討厭的事。總之,這一天要跟其他6天很不一樣。

從無意識,走向有意識

我們每個人都有自己習慣的生活方式,在這個方式下,不管背後驅動的情緒是什麼,在驅動情緒下的自己是很舒適的。然而舒適久了,身體、心理反而出現疲憊感,如同太極裡面的小點,在原本飽滿的驅動情緒下,依舊能讓你深刻感受到它不舒服的存在。既然它如此堅定存在,我們何不給它空間,發揮盡致淋漓的反向生活模式?

照片附上我的 ME Time 練習 – “想了很久卻沒時間做的玫瑰花瓣浴”。

(被我養了超過兩週的情人節玫瑰花,終於在昨天為了實踐ME Time練習,壯烈犧牲。 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