異國生活,扭轉困境 – 文化弱勢者的做自己

異國生活, 英國觀察&體驗, 個人成長

如果今天是生命最後一天,回頭看面對困境的自己,你希望她/他為人生做了什麼決定?

一個困境,改變一個信念

兩週前面臨的一個困境,讓我從相信自己是受害者,轉變成相信自己擁有足夠能力,改變現狀。最後,在現實中改善了結局。

前情提要

整件事要回顧到英國疫情爆發的2020,原本希望回台一趟而訂了機票,卻因疫情發展決定取消。取消後,代辦將機票折為抵用卷,截止日期至2021年底。於是,最近開始詢價,過程中得知抵用卷只能通過代辦兌換,並需要再支付大於公布票價約£200 英鎊的費用。

上鉤瞬間

得知資訊瞬間,引起我的受害者情緒,即使表面上仍與代辦冷靜通話,熟練的覺察很快偵測到內心情緒與能量變化 – 我上鉤了。上鉤,表示掌管生存的左腦即將主導接下來的行動,出現兩個聲音選項:Flight? Or Run?

選項1, Fight – 尤其長期法律人訓練的我,已經開始思考如何蒐證,以達到終點,滿足那最熟悉的聲音: “ 絕不妥協力爭到底,一定要贏 ”。

選項2, Run – 相對熟悉的聲音:“ 接受現狀吧,趕快給予承諾,以免票價隨著靠近出發日期上漲。誰知道力爭要花多少時間?到時候價格又會是多少?”。

覺察的助力:你可以向時間喊暫停

練習覺察久了,會開始看清自己的下意識反應,在行動前向自己喊暫停,創造一點時間去發展更多應變能力。

暫停(Pause)

這個概念是在身體與性工作坊學到的,尤其當事情變化很快時,對自己或對別人喊暫停,是種足以改變結果的能力。

於是,向時間喊暫停以創造時間。暫停中,我開始困惑,對於選項1或2都難以感到堅定,彷彿自己依舊是個上鉤的受害者,被動反射作用指引著。於是,我嘗試教練問題,探索第三個選項:如果可以讓整個困境最後的價值,大於表面問題機票本身,那會是什麼?這一次,“我想要”學習什麼?

問題是:我想要學習什麼?不是人生要我學習什麼?

去年一些文章中,我曾提出許多用詞、語句都需經過重新審視,因為過去認知中的許多詞彙及語句,對自身是種制約。例如句子:“人生要你學習什麼?這次失敗經驗要你學習什麼?”。

洗腦語句的秘密威力

許多制約性的詞彙、語句,聽似耳熟能詳,但你想不起是誰說的、在哪看到過?只有情境發生當下,像是生命遇到困境,這些句子會防不勝防的跳出腦中,令人誤以為它是所謂的:學習成長或正面思考。

事實上,當重新審視這些句子,會發現它帶給人一種被動成長的不舒服感受

詞彙、話語是有力量的,覺察能將力量有效發揮

人與人的溝通,有別於機器間純粹表面文字的資訊傳達,更多時候是彼此感受、能量的對流。因此,話語的力量會通過詞彙、語句不斷出現在與他人、與自己的溝通中。用詞、語句的轉換,能引發極為相反的感受。

然而,口是心非最困難。當 “口” 習慣只接收頭腦指令,說出與 “心” 違背的詞彙、語句時,與他人、與自己的溝通、關係,會頻頻卡住。

第三個選項:我想要在這次困境中,學習左、右腦並用

回到情境中,我很熟悉如何用法律人的方式面對這次困境:把感覺全部收起來(壓抑在身體裡),冷靜理性的去了解法律規定、蒐證、談判。但是,最熟悉就是最佳選項嗎?

聽說左腦很厲害?

了解法律規定與蒐證都相對簡單,它不僅是左腦最愛,還是讓左腦更有活力的運動。至於談判,左腦其實還蠻遲鈍的。

壓抑感覺的談判過程,我無法準確偵測對方感受,即使對方已經感到難堪或被威脅。這種散發令人戰慄感受的方式,有時候反而引起對方拒絕溝通,或者還擊的反應,是真正的耗時、耗力。

正視好強的聲音,誠實面對自己

其實,我早就意識到上述方式的效果局限性與不健康性,所以,即使選項1的聲音熟悉,很明顯地不是最佳選項。但我卡住了,如何讓不熟悉的右腦參與總是由左腦面對的困境?

走向核心價值觀,開啟右腦的力量

我需要幫助,將卡住的問題帶給專業:教練。通過教練問題,一步步陪我探索卡點,找出順利連結方式。

藏在表面卡點之下,有深層的內在價值

她問:選項2呢?是什麼讓你難以接受現狀,雖然多付錢訂機票,但是省時省力,不需再跟他們繼續耗費自己?

接下來,她的問題一步步陪我看到核心:不是付不起錢、不是無法接受現狀、不是想報復、不是想懲罰羞辱對方,讓他感受到我的憤怒與不安,而是,我相信人性。

拒絕半腦人生,我相信人性

總算,在一層層問題撥開表象後,我聽到自己內在深層重視的價值– 相信自己值得人性的對待、相信對方是人不值得被冰冷的純理性對待、相信經過2020,我們都不希望再用一種將彼此向下推的方式互動、相信如果這是種霸凌,我會用行動投下反對票。

“我相信人性”或許聽起來是很可笑、很感動、很抽象、很直觀、很能開啟一場有趣的辯論,但它就是右腦的力量,是左腦無法理解觸動人心的堅定

2020,病毒已經讓我們感受到人類作為共同體的效應,作為教練,更清楚每個有意識的決定,都在朔造著自己的未來。我相信人性不只是種在工作坊存在的美好,它需要在生活中實踐。這次,我很好奇它會創造出什麼結果。

做自己:左、右腦團結力量大

知道內在訴求後,接下來的行動出乎意料地一氣呵成:查詢相關法律規定、找出代辦機構監督機關、去電詢問建議(被建議先付費搭完飛機後,回來再求償)、決定採取拒絕多付費用直接提出法律質問、代辦立即回應,達成協議以不需多付費用完成出票。

一樣的行為,不一樣的結局

整個行動雖看起來完全不需要經過中間探索過程,可以直接採取選項1。但省略未提的是:在提出法律質問過程中,我不僅準確表達法律本身,更精準表達我的困惑與訴求。困惑的是法律規定與代辦說法不符,訴求的是希望在釐清上述權利義務後,彼此可以重新開啟更有效的溝通。

其實,之前曾向代辦質問過法律權益,對方採取不予回應。因此,這次回應速度,讓我明顯感受到 “效果”。另一點更明確的,是互動中感受到自己的力量,我不再是回應代辦的說法,而是主導整個溝通。

我以完整的自己出席這場談判,不再壓抑感受或邏輯,左、右腦合作發揮至最大化

越壓抑,越恐懼 ; 越恐懼、越無力

曾經,我對自己有許多誤解,例如:常見的 “有情緒”、“表達感受”是軟弱的行為,不該出現在談判桌。

誤解,促成壓抑 ; 壓抑,就像矇住的眼睛,令人看不見自己,進而產生恐懼 ; 恐懼,生產消耗能量的漩渦,令人迷失在情境中,繼續倍感無力。

原來,人在逃避、壓抑、抗拒的,不是那個軟弱醜陋的自己,而是那個充滿力量的自己。

記得我說要將困境價值最大化,看到這個結果,相信左、右腦都會說:很滿意。

歡迎聯繫個人成長教練,幫你認識自己內在價值觀系統、深層需求,開啟高效溝通模式。也歡迎加入Women’s Group,通過分享與聆聽,跟我們一起共學成長。

不健康關係中的戰與逃

異國生活, 英國觀察&體驗, 個人成長

在任何關係中,面對不舒服的情境,你會怎麼做?隨著現代人覺知力提高,“健康關係”成為許多人嚮往的伴侶情境,但,如何正確理解“健康關係”?

健康關係的誤解

曾經跟朋友討論過健康關係,聽過一種誤解是:“ 在健康關係中,兩人對彼此的認同度高,並能理性討論問題,因此不會出現衝突、破壞關係的情境”。乍聽之下,似乎有點道理,但如同一些不合時宜的理論,總令人覺得哪裡怪怪的。

事實上,這次工作坊前,我對於健康關係的理解,較多在於理論層面,像是:能良好的溝通、相似的價值觀或人生觀、誠實並友善互動關係等。雖然對良好溝通模式的追求,生活上做過許多努力,並在執行中熟能生巧,但面對與各種人相處中不舒服的情境,我還在摸索 “不舒服”關係與“不健康”關係的界線在哪?

健康關係 ≠ 舒服,不健康關係 ≠ 不舒服

在這七天工作坊中,我有很多時候是處於被挑戰的不舒服感,因為所有的活動設計,都是讓人在不同關係中去覺察自己的界線,以及體驗界線與自我設限的區別。然而,通過這樣的過程,我意會到:真正的健康關係並非在於舒適度,而在於趨近挑戰感與安全感的平衡

健康關係令人感到生命力

一段毫無挑戰的舒適關係,很難建立起彼此在關係中的安全感,相反地,它令人更懼怕,彷彿任何會摧毀這份舒適感的可能,都無法被容許呈現。是一種用安全感交換舒適感的概念。

人類的感受,是動態的存在。平衡不是一種靜止不動的舒適狀態,而是一種不斷浮動的存在感。極端,終究走向死亡,極端舒適裡會出現破壞,極端破壞裡有強烈對舒適的渴望,是人類的生存法則。健康關係即為如此,是挑戰感與安全感的交錯並存,彼此共同成長、生命力持續演進。

戰與逃的互動模式

體驗過健康關係之後,我更明白何謂 “不健康關係”。最常見也最明顯的互動,就是在關係中經常出現“戰”與“逃”的模式。

當關係中出現讓自己不舒服的情境時,反射動作就是要求對方失去對自己感受的話語權來給予認同。比如:在爭吵中用氣勢壓過對方、熱戰冷戰用盡方法讓對方認輸投降,種種雙方權力不對等,唯有自己佔上風才能相處的互動方式。

當關係中出現讓自己不舒服的情境時,自動放棄自己感受去討好、一嗅到對方想溝通就找盡藉口迴避、溝通中拒絕承認對方或自己感受,各種有意無意讓自己權力低於對方的回應方式,以求繼續在關係中存在,或以求關係繼續存在。

戰與逃的內心深處是不安全感

戰與逃,都是權力不對等下的不健康關係模式,因此雙方相互依賴,拒絕看見彼此真正依賴的動機源於自己的不安全感。

對等關係的健康

對等的關係之所以健康,是因為彼此的情緒與需求,在關係中都被真正看見。這種被看見,建立在自身具備一定安全感的情境下,才得以對他人呈現自己,也得以真正看見他人。說到底,所有互動都是反射自己與自己的內在關係。

不對等關係的不健康

對自己沒有安全感的人,希望從與別人的關係中得到安全感,終究會陷入不健康關係的循環裡。一方面,對自己有安全感的人,會在嗅出不健康關係中的權力不對等而離開。另一方面,雙方欠缺的安全感,為不健康關係提供氧氣,關係得以持續,卻無法前進亦無法後退,令人窒息仍能如植物人般活著。

健康關係互動模式

那麼,除了戰與逃外,可以如何通過互動去開啟健康關係呢?

首先,吵架、強烈情緒表達、展現不滿,都不能被簡單定義為 “戰”,不吵架、不主動表達情緒、不主動溝通需求,也不能被簡單定義為 “逃”。都是在關係中,某種極盡迴避呈現真正自己的行為反應,被非單一行為定義

其次,將“戰”與“逃”反過來說,就是具備呈現真正自己的安全感,包括自己真正的感受、需求與完整表達能力。很多時候,無知會產生恐懼,對自己的感受與需求缺乏認識,當情緒或需求出現時,不但無法辨識,反而被自己嚇跑,於是一再掩飾。拒絕認識自己情緒、需求的行為,會循環堆疊自己的不安全感,因此,了解自己的情緒與需求(界線),是第一步可以開始的行動。

最後,完整表達能力。越不了解自己的情緒、需求,越難以完整表達自己。或許表達中過於含蓄,別人根本沒聽出你的情緒或需求,又或者表達內容很理性的否認自己在表達當下充滿情緒的語氣。這些表達方式,都會讓聽者困惑、恐懼、不知所措,難以接住你,更難以聽到你正在傳達的訊息。因此,踏出第一步後,第二步是試著向周圍的人練習表達。

找到適合自己的專業協助

今天想誠實分享:其實每次寫文章到最後要為教練服務、Women’s Group打廣告,都有點猶豫。或許藉著這次文章機會,我來說明一下廣告的用意。

教練服務

經過在職業中多年探索,我認識到最希望從事的工作,是能真正幫助別人,也能自給自足的服務。

或許有人會認為,“教練” 如果是要助人,就不該收費,或應該便宜收費。但真實情況是,任何好的專業人士都需要持續進修,尤其是助人的行業。教練、心理諮詢、導師這類工作,沒有一路自我成長、不斷進修,在提供服務時會有很大“說”與“做”的落差,最後受惠受害的,都是客戶。因此,我需要大家的支持,如果我的文章開啟你希望更了解自己、走向成長的路徑。請相信個股改變的動力,踏出第一步與我聯繫

Women’s Group

轉眼間Women’s Group成立近一年多,從建立初衷“希望在中文語境下深入分享”,到現在因生活人際支持網大增,以及更堅定對成長的追求,近期希望將Women’s Group 營造成一個健康學習的環境,達到群體共學成長。未來會有更多成長+分享的設計,並加入工作坊元素,讓大家除了能分享覺察外,還能形成一種改變的力量。想知道更多Women’s Group的活動,或希望一起共創健康學習環境,歡迎加入Women’s Grou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