婚姻中一場誤會 – 被馬克放生去跟公婆同住

異國生活, 異國戀, 英國觀察&體驗

前情提要

起因

一場溝通誤會。

結果

在打這篇文章的現在,我被馬克先生丟下,正獨自跟公婆共度24小時。

背景

最近,公婆決定開車去拜訪住在郊區的馬克弟弟一家人,剛好,拜訪的這天我已經約滿教練工作,無法參與行程,但是,馬克弟弟在不知情下,邀請我跟馬克先生拜訪當天多留一晚。插曲,我跟馬克弟弟的老婆在迴避對方,而且我們兩個目前都不想解決這個問題。

以下我將一步步還原案發現場,拆解一場誤會是如何在無意識的溝通中生成。

還原案發現場

案發現場第一天

前天跟馬克先生到公園散步時…

他問我:如果我自己住一晚,妳覺得可以嗎?

我說:一半一半。

馬克先生打斷我的話:你對於我要跟他老婆釋出善意有點敏感對吧?

我說:不是,是我從來沒自己跟公婆同住過,雖然現在相處不錯,但我還是會緊張…。

馬克:原來如此,其實我也覺得有妳在,跟我爸媽相處比較舒服。要我自己跟他們同住,也會容易對他們失去耐心,尤其是…..。

我們聊了自己如果單獨跟公婆住可能的狀態…講著講著就走到家了。

案發現場第二天 – 隔天晚餐

公公問:馬克,所以你明天會留在弟弟家過夜嗎?

馬克:會啊!

我:?

案發現場第二天 – 晚餐後散步期間

我:你什麼時候決定要去住?我以為是還沒決定,或者是決定不去了?

馬克:妳不是說只是跟我爸媽住有點緊張嗎?

我:我說一半一半,沒有說只是有點緊張所以你可以去!

馬克:哪有,妳是說….(此刻覺察到馬克開始辯解,我也想開戰。同時,也意識到之前溝通出現誤解)。

我:好,我知道發生什麼事了。昨天的對話中,我回答到一半被你打斷,接著我們開始分享獨自跟公婆住的心情。其實你沒有讓我講完話,我也沒有意識到整個對話走向,會讓你以為結論是可以。(我先把語氣放慢,幫彼此還原現場)

馬克:那…妳要我取消嗎?我可以現在就取消。(馬克態度變得溫和友善)

我:…沒關係,既然答應了就去吧。我想說真的是一半一半,最糟的50%可能性是少了你,我跟公婆相處會尷尬。但最好的50%可能性是,或許我會創造出一段不同的體驗,改變未來的記憶。我願意來挑戰看看。

獨處的24小時

我度過行程滿檔的一天,也抽空跟公婆喝個快速下午茶,第一次坐上只有三人面面相覷的晚餐桌。餐桌上,聊了我今天滿檔的工作,並討論教練這個職業令人振奮之處,與最新工作發展。晚餐後我要開會,於是很順利的結束餐桌話題,會後,三人小聊一下并互道晚安。躺在一張沒有馬克的大床上回顧這天,我感受到的是充實滿足。早餐一如往常地邊看報紙邊聊天,接著各自回房準備開啟新的一天。

經歷過後,似乎沒那麼可怕,反而再次體驗到改變就是通過更改過去的行為模式,變出不同的未來體驗

拆解誤會發生的關鍵時刻 – 都是內心戲

看到這裡,或許你會覺得我跟馬克先生的溝通就是一直可以被轉順。但是,這並不是真的。過去當我們經歷誤解後,再次溝通時還是會很無意識的認為 “都是對方誤解我”。對方需要為他的誤解負責,還要為我的情緒負責。因此,就會出現以下幾種狀況:

情境一

我內心戲:馬克竟然又沒顧慮到我的需求,氣死我了,不想跟他說話,他最好去反省。

馬克對應內心戲:老婆為什麼不講話?我做錯什麼了嗎?想不出來啊怎麼辦?

行為模式:馬克反省時間越久,我越生氣。因此,即使馬克提起勇氣先問我,他收到的反應會是我的冷淡或是大爆炸。

情境二

我內心戲:都跟你說我會緊張了,你為什麼不聽我說,還開始辯解自己的想法?閉嘴讓我說就好了,或是直接妥協說你不會去住啊。

馬克對應內心戲:老婆怎麼像個小孩?不要我去直接說就好,為什麼要生氣一直唸?我才不要妥協被她得逞。

行為模式:我的內心戲全部帶著情緒說出去,馬克先生感到被攻擊,不是跟我吵架就是逃離現場,或者變得人在心不在。大吵完再花一個小時嘗試去聽對方的話並溝通。

現在的情境

我內心戲:原來我的緊張是來自於對未知的恐懼,這個恐懼是我的,自己也曾經寫過文章討論未知,或許這次是我再次練習面對未知的好機會。

馬克對應內心戲:老婆沒有在怪我,我也能理解她的立場會有恐懼。其實我也不是非要去弟弟家住不可。

行為模式:彼此都能成熟說出自己心裡話,願意為自己的感受負責,也願意重新討論做決定的方向。

好的溝通,源於自我成長

去年在重新認識情緒,並自我情緒教練時深深意識到,“我”,要為我的感受負責。因此,在文章中一直強調,要學習成熟溝通而不是理性溝通。成熟溝通的第一步,是承認、覺察、認識自己的情緒,再慢慢的通過練習建立起接住自己情緒的能力。成熟溝通的行為,只是內在能力最終於外在行為的展現。

喜歡這篇文章,請不吝在臉書分享、按讚,讓更多人可以看到它。

關於更多自我成長的方式,歡迎加入 Women’s Group 與大家一起從分享中覺察,或是與我聯繫,讓教練一對一陪你成長。 

為提供更好的環境,Women’s Group接下來會安排進行收費。此外,精華都在線上Zoom互動中,如果只是想入群觀看者,歡迎妳未來準備好互動後,再加入喔!

我的英國婆婆:被梅根皇室生活言論掃到的英式婆媳風波

異國戀, 英國觀察&體驗

搬家過渡期與公婆同住,不知不覺已過去2週半。期間感受到媒體的強大,皇室家庭風波,也燒到公婆家裡。

一切都是梅根的錯?

婆婆的反應,打破淑女規則

接著上週發文時間線,正巧遇上哈利與梅根的歐普拉訪談,婆婆看到新聞播出訪談片段時,即刻大聲斥責梅根言論,甚至認為她在胡說八道。我很少看到婆婆那麼有情緒的反應,她生長在“英國淑女”的教育年代,平常發言極少顯示出個人觀感,然而這次,她的言論既直接又很有感覺。

該訪談佔據新聞頭條約一週半,期間婆婆對梅根的評價令我困惑且不舒服。包括她質疑:梅根心理有問題為何不跟她老公求救?他們大可自行安排諮詢,何必通過皇室?誰想聽她胡說八道,我比較想知道哈里在想什麼?她一直在說種族歧視以及皇室對她欺凌,根本是想帶壞哈里,反正梅根想要的她一定會得到,根本在說謊,我才不相信她。

我對號入座的心理&其他家庭成員的反應

事實上,我對皇室新聞從來沒關注過,在此之前只隱約知道兩件事:哈里王子跟梅根結婚了、哈里夫婦決定離開皇室。而這次歐普拉的訪談,我只看了30分鐘。面對婆婆對梅根的極差評,我能覺察到不舒服,卻也說不上是什麼。

另一方面,這件事的發生,我觀察到幾條清楚的線索:第一,作為認同心理諮詢服務,支持女性對外尋求協助的教練,又是馬克家(近親)唯一的“其他膚色”,婆婆的評價令我感到某種對女性的責備與怨恨。第二,公公與馬克先生對該事件的反應是無感,全家人只有婆婆看完整個訪談,並樂於追蹤後續報導。第三,我更想討論梅根提出的幾個議題,為什麼會讓聽眾有劇烈反應,而非討論她是否說謊。

這一切令我很好奇:模式背後,究竟發生了什麼事?

帶著不舒服的情緒,我跟心理咨詢師及教練討論這段經歷。一開始覺得佔用寶貴的諮詢/教練時間,討論皇室(八卦)議題很浪費生命,但很快覺察到,對我來說這件事不只是皇室八卦。

行為反映出情緒,情緒反映出人生觀的衝突

於是,從情緒出發,討論過程中漸漸理解到婆婆與我,反應背後的真實面貌。婆婆身長在“傳統女性包袱”下,走了一條安全人生道路:接受教育、結婚生子、退休。不算有工作經驗也幾乎沒有自己的事業追求,生命重心都在於“對內、對外扮演好自己的角色”,照顧先生、孩子、維持好全家人的形象…等。

跟婆婆(那一代)比起來,我(這代人)的確比較做自己:重視自己的工作、人生價值、健康、生活品質、投資,不會每天將重心都放在對(夫)家人察言觀色上。或許,在“放下傳統包袱上”,我(這代人)在尋找自己與夫家間的平衡,並非完全不在乎夫家人,而是在這裡面需要有自己的存在

相較我們的人生軌跡,婆婆在學校教育完成後,很快就進入婚姻。中間沒有獨立工作、生活的過程,對於“獨立”的感受或許比我低。

我(以及身邊多數同齡朋友)則大多接受高等教育、具備工作經驗、獨自生活體驗,建立了自己的獨立價值觀後才進入婚姻。對於“家庭”的觀念及其中扮演的角色,早已產生差距。

情緒下的婆媳風波,家裡的男性們跑去哪了?

每當婆婆大肆評價梅根言論時,公公與馬克先生經常保持安靜,僅偶爾馬克先生一句附和、一句挑戰婆婆。幾天晚餐下來,有種莫名的尷尬,感受不到兩位男士的立場,不斷看到婆婆主導的評價,像丟情緒直球般打向兩位無聲男士的冷咧。

覺察到了,然後呢?

描繪完上述場景後,教練問我:妳的感受中有什麼訊息?妳想怎麼做?

我想表達自己的感受以及察覺到的現象,也想知道馬克怎麼看待這有趣的一切。當然,如果可以,我想感受到馬克的支持,希望他也可以跟我一起討論。

夫妻健身健心時間晚餐後挪出30分鐘,創造一起散步、分享的空間

自從搬到公婆家後,我跟馬克先生在邊配和公婆生活作息中,邊無意識的建立出夫妻作息模式。過去,晚餐後各自放鬆時間,做些不需思考的事情,例如:滑手機、看影集、有的沒的。現在,以健康之名,各自挪出30分鐘創造身、心分享空間。

外出散步是我的提議,馬克先生起初有點半配合的心態。散步時,每當我分享一天跟公婆相處的感受,馬克先生會立刻不自覺陷入焦慮,試圖給出各種解決方案來“處理我的感受”。此時,跟教練的對話冒出來:我只是想將這件事情與馬克分享,獲得他的陪伴感而已。原句告訴馬克先生,當下他立刻明白。

晚餐後外出散步、分享的模式持續幾天後,馬克先生也開始分享,最後還演變成馬克先生大抱怨公婆。看著他出乎意料的改變,我很訝異他對父母積恨已久,原先以為是我需要的空間,現在看來他似乎比我更需要。

小插曲:熱愛健康的公公看到我們每天外出散步,他也想拉著婆婆加入,卻被婆婆拒絕。但是,每天晚上看著我們要外出散步時,他還是會不斷嘗試邀請婆婆。是否公公也需要“把話說出來”的分享空間呢?

不同時代女性之間對立

21世紀很微妙,網路發達讓所有人都更容易發聲,也更容易因為意見、立場不同而產生對立。

身在“對立被看見”的時代,大家都在喊口號 “不要二元對立”,但我們找到方法了嗎?“不要”二元對立,說法本身有多少對立存在?造成多少“不敢表達自己意見”的心理拉扯?

作為教練,我一直鼓勵大家“先說出來”。因為在“說出來”這個行為上,才有機會“聽到自己說了什麼”,從中去檢視“自己是如何理解某些詞彙、概念”,再“重新定義出新版的理解”,最後,通過行動練習微調。

婆媳人生觀衝突的結局:把話說開

必須說,教練態度幫助我總是把焦點先放到覺察上,並意識到改變是從自已做起。我的行動計畫裡,沒有“改變別人”這一項。但是,每當我開始練習,周遭的人也很奇妙的跟著動起來。

某天晚餐,婆婆又開始談論梅根言論時,我覺察到自己不舒服的感覺消失了。心理真正意識到“對這件事的反應上沒有對錯”,倒是探索的輕鬆感,幫助我在餐桌上向婆婆表達自己的看法。

我提出“世代女性人生觀的差異”觀點,婆婆也跟著好奇,問我“妳認在妳這代成長背景下,跟我有哪些觀念不同”?終於,討論梅根的話題,從誰對誰錯、她有多惡媳婦方向上,轉變成婆媳能一起分享,深入討論成長環境的異同。馬克先生也熱烈加入,分享作為男性的家庭心理狀態,公公在一旁附和馬克先生(畫面其實很好笑)。

女性力量

今年的許多練習中,我更深度理解所謂的女性力量就是能創造連結感

從自我覺察開始,關心、照顧自己的情緒、認知,慢慢從中進行微調,最終都會達到改變自己,周圍的人也動起來的效果。善用這股柔軟力,不需要費力地去辯論是非,或試圖說服別人看見。因為妳的改變,別人不一定會看見,但是已經被你改變。

歡迎加入Women’s Group 與大家一起覺察,也歡迎與我聯繫,一對一教練,陪你設計行動方案。

異國婚姻 – 如何與英國公婆朝夕相處?

異國戀, 英國觀察&體驗

最近我在搬家,中間兩個月過渡期需與公婆同住。過去我跟馬克先生都對於同住感到擔憂,但這次我更好奇會發生什麼事情。

新手人妻,尋找方向感

記得剛結婚時跟公婆住過1個月,雖然不需要承擔所有家事、為他們備三餐等生活責任,但作息時間、生活大小事都要配合,尤其愛社交的公婆,經常有人來家做客時我們也需出席。當時感受很深的是“嫁入”人家的委屈,經常看著馬克先生瞬間變成公婆的小孩,而我卻要獨自學習如何與“他們一家”相處。

老公是朋友還是敵人?

我們都是第一次結婚,面對與他的家人相處問題,馬克先生不知該如何幫我,我也不知該從何努力起。有時候他的家人成為我們吵架爭端,經常在“要多頻繁相處”以及“如何相處”上找不到平衡點。直到新家完工,搬到自己的家後才有呼吸空間。然而跟公婆住得不遠,每當親友拜訪公婆時,我們總會收到不好拒絕的邀約,家人相處問題隨時等待爆發。

化敵為友,主動改變模式,馬克先生也跟著成長

與夫家“社交”這個相處議題,一直是我與馬克先生婚姻中最大的壓力點。於是,這幾年我們在夫家相處議題上有很多學習,我先開始學會建立直接溝通模式,找婆婆去喝咖啡,增加單獨相處時間及直接溝通機會。漸漸的,馬克先生也嘗試學著“正視夫妻關係受到家人相處模式的影響”,意識到老婆的需求不只是“她的問題”。

上手人妻,掌握自己的方向感

新的嘗試與學習開啟良性互動模式,加上疫情下的社交生活降低,我們渡過了一段風平浪靜時期,走到搬家過渡期的現在。不可否認,有點距離的關係比近距離接觸更好相處,然而既然當前環境改變了,相處模式也要繼續跟著變。

改變相處模式,永遠都從自己做起

在教練過程中,我常被問到要如何改變關係/相處模式?或者,即使我想改變,對方又不願意配合怎麼辦?

這是一個邏輯很奇妙的問題,過去我也常被問題的邏輯卡住。邏輯的癥結點在於:我的改變是建立在對方配合的成果上,如果對方不願配合或者沒有改變,那麼我就放棄改變。很明顯,我的改變,是為了改變對方,而不是為了改變自己。

在這個卡卡邏輯中,你的眼睛是看著對方,不是看著自己。因此,即使自己開始改變,也容易在看不到對方的改變後,放棄持續改變自己,終究走不到改變相處模式。

藉由人妻角色,練習擴展自己能力

在扮演人妻這個角色上,我頻繁運用教練方法來練習改變,找到幾個有效方向可以分享:

第一、永遠都從自己做起:真正認識到是自己想改變,自己也會是改變的受利者。

第二、別輕易否定自己的努力:自我否定是人妻/母親角色中無意識的思考模式,因為這兩個角色常涉及到外在環境的劇烈變化,剛踏入新角色時的不確定感往往強烈。努力不一定有成果,或者努力方向不一定正確是必經過程,先肯定自己的努力,才有機會繼續前進看到成果。

第三、改變不是在一天內180度大幅度旋轉,而是設定明確時間線,每次調整10度慢慢轉。

身體力行+肯定努力+微調 = 改變模式

截至目前為止,我們已跟公婆同住一週,這段期間我邊覺察相處模式,邊問自己想改變什麼。我希望改變晚餐時間的聊天內容,希望有更多深入討論而非圍繞在分享新聞。

於是,我利用教練提問方式,在每次聊新聞時把話題打開。剛開始公婆都停頓著不知所措,此時,我不會像過去一樣否定自己立刻轉換話題,而是先示範回答。每天微調一點點,公婆也漸漸習慣分享自己真實的想法或經歷,甚至可以聊上1個小時。看到模式的改變,我跟馬克先生都驚覺,原來公婆那麼喜歡分享自己的感受或想法,或許我們應該更早開始改變聊天模式。

給彼此逃跑的空間

在改變這個議題上,我有許多教練後的成功經驗,因此現在對於改變抱持著一種好奇、期待的心態。我常形容改變如同浪波,有時效果會是前仆,有時效果會是反撲。遇到前仆時好好享受改變後的新面貌,遇到反撲時就要留給彼此逃跑的空間。

例如:某天晚餐時間,由於餐後有會要開,我沒心情開啟話題。如果期待公婆打開話題,我會對他們失望,如果強迫自己打開話題,我會沒辦法給予他們足夠回應時間。此時,我要有意識到自己當下狀態,允許自己跟公婆逃跑或休息的空間。

與公婆同住的人妻/人母都是人生角色上很大的轉變,妳在幾乎沒有任何“實習”的基礎上,瞬間轉換身份進入角色。我常很好奇為甚麼沒有許多培訓資源,來因應如此巨大的需求?30+的一代人,希望我們都能從自己做起,慢慢改變令人啞口無言的人生模式,創造更多支持有覺知的行為模式。

歡迎加入Women’s Group與大家一起改變,也歡迎與我聯繫,一對一教練幫助你開啟改變。

Women’s group 與 Stephen 的第一場對話

異國生活, 異國戀, 英國觀察&體驗

上週 Women’s group 第一次邀請男性來對話,Stephen是我婚前的婚姻心理諮詢師。記得那時還在上海工作,跟馬克先生決定結婚後,利用休假期間飛到英國邊旅遊邊婚前心理諮詢。

Stephen的婚姻心理諮詢

跟Stephen的諮詢一直很有趣,作為一位英國男性,他在諮詢中不斷要我了解自己身上的標籤:亞洲人、女性,再學著如何擁抱它。當時這令我困惑,我“以為了解”自己身上的標籤,也“以為擁抱”這些標籤。直到去年才意識到,對這些標籤的認識,我是從外界賦予它的定義,從來沒問過“自己”會如何定義它,甚至“希望”如何定義它。至於“擁抱”標籤,過去擁抱的是社會意識下期待我展示的那一面,更精確的說,充其量是在“展示”而非“擁抱”標籤。

亞洲人、女性標籤?

什麼是亞洲人標籤?什麼是女性標籤?於此拋出問題不給答案,因為我想聽到更多“妳/你”對這個標籤的認知,這也是我教練過程中最常使用的互動方式。無論在帶領Women’s goup 或是教練過程中,我都希望聽見“妳/你”的聲音,也希望“妳/你”聽見自己,或許這是心理諮詢與教練不同處之一。歡迎大家留言,或是加入Women’s group,分享與探索標籤。

男、女表達方式的不同

這次對話中,Stephen在一開始即點出男、女表達方式上的差異:男性更傾向於“重點陳列式”表達,女性更頃向“細節敘述式”表達。並進一步具體指出,當感情遇到衝突時,女性對男性“細節敘述式”表達,更容易令男性在聆聽細節中感到困惑、引起誤會,造成更難區分另一半究竟在指責還是溝通。

必須說,這裡男性、女性表達方式當然不適用於所有情侶,請讀者先自我覺察,再決定如何套入理解。舉我的例來說,我在感情中一直是所謂“理性方”、“重點陳列式”表達者,馬克先生則是一位很靠直覺行事,經常“細節敘述式”表達者。結婚第一年跟他溝通生活瑣事時,我經常是那位沒耐心聽他說話(甚至聽到他聲音就很煩躁)的人。婚姻過程中,每當衝突發生,馬克先生表達觀點超過10句話,我會聽力失焦甚至很想辯論他其中提到的幾個點。

為甚麼我們會選擇彼此?兩種不同表達模式間又該如何調整溝通?

Women’s group 分享中,其實也有成員表示自己在感情中非細節敘述式,而伴侶正好相反。還有人分享自己在工作中與男性互動時,被指出為細節敘述式(說話沒重點),但在感情中,反而是個重點陳列者,伴侶則是細節敘述表達者。

這個人身上,有你正“想要”學習的特質

小時常聽大人說,如果你一直遇到某種人,表示你的人生還有某些課題(功課)還沒學會。我能理解這個原理,但內心總有種掙扎,抗拒被迫學習又責備自己的抗拒。

近年重新審視過去用詞與說話模式,才發現上述說法產生令人被動接受的感受,其實是有礙學習的。最有效的學習,一直都是主動而非被迫,只是每個人動機不同罷了:為了父母出人頭地的孩子、為了孩子教育建立榜樣的父母、為了關係更好的伴侶、為了更有成就的職人、為了人生更開闊提升的自己…。

因此,我把這句話改成:如果你一直遇到某種人,表示在這個人身上,妳看到某些“想要”學習的特質與方向。誠實的面對自己,大方地去欣賞他/她身上你“討厭”的特質。

細節敘述式表達的優點

回到馬克先生的例子來說,過去我可以給你上千個例子,說明自己多討厭敘述式表達者。但現在,我可以給你上千個例子,說明自己如何一步步學著敘述式表達。當意識到細節敘述式表達,是與自己感受更貼近的表達方式,我理解自己一直遇到這樣的人,是因為在跟他們互動時,我體驗到更多感受。這是我缺乏的特質,其實也是我想要的能力。

認識並擁抱自己的女性力量 –  彈性(resilience)

遇到問題想先指責或否定別人,是人性基礎反應,為的是保護自己不被傷害。我認為無論強調要先反省自己,還是先學會自保,都不是面對問題最好的方式。最好的狀態,是善用每次機會來擴大自己心理能力,因此第一步是覺察當下發生了什麼事,這又分為三種層次:覺察當下自己的感受、覺察對方當下的反射動作、覺察雙方互動(能量交換)的模式。

覺察與反省的差異

在此先提出對“反省”這個字的探索,我對這個詞的認知是有責備感的,覺得有種“應該”、“壓力”、“不足”的感受。覺察這個詞對我而言則比較中性,有種“觀察”、“好奇”、“放鬆體驗”的感受。我經常用“覺察”一詞而非“反省”,也是近期自我教練的成果。

做個有層次的人

覺察的三種層次在剛開始比較需要帶領,或這自己很有意識地練習。但隨著頻繁地覺察,我們都可以很快地在當下看到多種角度的狀態,進而找到自己可以行動的方向。

我很喜歡教練這個工作,無論在受訓或是提供服務過程中,會不斷看到每個人內在的淺力,放在女性身上,更讓我見識到女性力量的彈性。教練服務與女性力量對我而言有很多重疊,最相似的部分即在於彈性的建立。女性特質如水般的流動與彈性,正是教練服務中不斷為客戶建立的心理強度。自我覺察度越高的女性,越知道如何伸展自己的心理彈性,發覺此刻可以往哪裡流動。

我不認為只有女性擁有彈性的能力,應該說女性可以更快觸及感受,因而覺察到當下。在後疫情的時代,全球又開始從分裂走向合作,擁抱女性力量的彈性,希望我們都更有能力在合作中共存。(教練與心理諮詢師的合作,也是今年有趣的新現象呢!)

歡迎加入Women’s group 與一起探索女性力量,也歡迎與我聯繫,讓教練陪你擴大心理能力。

異國婚姻相處 – 如何跨越文化障礙,建立良好溝通模式?

異國戀

大家都說良好的婚姻/交往關係需要溝通,但,什麼是溝通?

溝通誤區

近期在協助異國戀伴侶溝通時,發現溝通的常見誤區有兩種:閉著耳朵溝通、帶著“解決問題”心態溝通。

閉著耳朵溝通:一方或雙方只想說不想聽,長篇大論的說完了,不僅沒聽見對方回應了什麼,更沒聽到自己說了什麼。即使說完覺得發洩後心情舒爽許多,但癥結點仍舊等待著下次爆發。

帶著“解決問題”心態溝通:一方或雙方都帶著理性進入溝通,橫刀直入的把事情說完了,找到共識結案後,往往一方或雙方會感到某種妥協的不悅。很快的,共識又被推翻。

閉著耳朵溝通是大家比較常見,也容易想像的誤區。帶著“解決問題”心態溝通則是大家經常卡住的疑問:溝通不就是為了要解決問題嗎?

溝通,是為了要交流問題,達到共識與順暢,不是為了解決表面問題。

什麼是溝通?

真正的溝通,是事件背後的感受,更準確的說,是自己對該感受的記憶。

在聆聽異國戀伴侶間的爭吵經歷中,我觀察到一個共同點:交往中大部分的爭執,起源於在經歷同一事件的當下,每個人會因自己的此刻的情緒、過去對該情緒或類似事件的記憶、互動者的回應等,產生不同的經驗認知。如同瞎子摸象,經歷該事件的當下,所有人的認知都是對的,但所有人都只體驗到自己角度的認知。這裡所謂的體驗,就是一種感受的記憶。

這個現象在婚姻中為小事爭吵時最明顯,舉例來說:一對夫妻共同出遊,夫對於沒有規劃的出遊真實感受是焦慮的,妻對此卻是興奮期待的。出遊後,夫可能會因為旅程沒發生任何意外插曲感到滿意,妻可能會因為體驗了無拘無束的旅程感到愉悅。但是,當旅程中發生了插曲呢?夫開始因為焦慮,試圖掌控,妻可能對此感到受約束,興奮感降低最後變成了失望。直到兩人的情緒都到達崩塌點,開始指責對方的(感受)體驗毀了這趟旅程,並試圖說服對方看見自己的(感受)體驗。

溝通第一步:承認成見

所以,如何溝通?有人說是放下成見,我認為是承認成見。必須先承認自己的經歷也許只是整個事件的一部分,如此,你不需要拋棄自己的部份經歷,而是能容納別人的另一部分經歷,再討論兩種經歷加在一起的樣貌會是什麼。最佳的狀況當然是雙方都有承認成見的能力,但通常只要一方開始帶頭,也會對溝通起到好的效果。

如何承認成見?

這一步最難的就是承認 “也許我不完全是對的”,因為通常我們都希望自己是對的,期待自己的感受獲得認可。所以,“認可”成為關鍵,在此提供一個小撇步:對“也許我不完全是對的”這句話的感受,是先認可自己的體驗。

具體做法是,先讓自己完成這句話:我承認在這個當下我有這些感受、想法…………….。

請記得,上述句子中 “沒有但是”。請意識到當你開始想但是時,你正在跳開承認這個步驟,淹沒你的承認,此時承認就無法得到自己認可。

溝通第二步:讓好奇心共同探索

當你認可自己體驗之後,試圖獲得對方認可的感受會降低,你的溝通態度會變得緩和,爭執會從是非題轉為問答題,開始意識到每個人在同一件事的體驗都是有限的。此時,自己好奇的情緒會打開,想知道對方的體驗是什麼。通常走到這個步驟,兩人很有可能開啟一場連結感更深的對話。

承認自己的成見是示弱嗎?示弱被欺負怎麼辦?

承認自己的成見,是你開始建立強大內心的過程,當你承認成見的速度越快,你也越有能力不在問題上退縮或是攻擊。因此,如果你總是承認後遇到對方不斷攻擊,那麼你該意識到,這個人的內心或許還不願意甚至無法建立強大。

不能對自己誠實,通常是害怕自己接不住誠實後的結果,這樣的伴侶關係通常在親密度上會有許多困難。此時,也許你該問自己:這是一段健康的關係嗎?我要選擇一段被當垃圾桶的關係,還是一段能學習看見彼此經歷的共存關係?

再進一步走,分不分手看個人,但你至少能承認自己的體驗:他沒有錯,只是沒有能力跟我建立深入連結的親密關係罷了。這令我感到失落。

為什麼令我感到失落,還要承認自己的體驗呢?請期待下篇文章異國生活:因為孤獨,所以創造。

看完文章,想在小組練習溝通?歡迎加入Women’s group! 私人問題想私下討論?歡迎預約教練陪你練習溝通

如何面對異國戀?西方男生親自解答

異國戀

跟亞洲女生交往中,你經歷到哪些文化差異?遇到文化差異,你會如何處理?關係定義這個階段許多女生非常困惑,你如何進行關係定義?

本文分享Women’ s group 第一次討論異國戀議題,以及訪問西方男生對與亞洲女生交往中疑問的回應。

(以下所有分享皆個人經驗,必然受限於自身環境與經歷,作者在此僅盡誠實分享之責,當然不代表任何專家意見。)

Women’s group 中的疑問點

一開始,大家輪流分享自己與西方人交往經驗,此時,有人提出自己卡在關係不明確的狀態。於是,我們針對交往中如何確定關係的過程分享,分享中,多人提及西方男生似乎比較頃向 “Casual” 方式:從朋友當起,慢慢觀察後決定是否更近一步交往。但當對方開始進一步肢體接觸時,該先定義關係還是發生性愛,或許有些文化差異上觀念衝擊

討論繼續,當性愛發生不只一次,還無法獲得關係確定時,衍生出更多困惑,例如:已多次發生關係、已如情侶般相處、或者深度曖昧持續一段時間後,是否向對方提出確認關係?此時,多數女生會主動向對方提出關係確認,也都遇過被閃爍回應或提出 Open Relationship 的經驗。

討論結束在遇到交往關係仍不被定義時,大家如何決定離開還是繼續?帶著這些疑問,我深度訪問幾個西方男生,想聽聽反方立場。

西方男生對疑問點的不同說法

(以下都是有認真跟3位以上亞洲女生交往過,並只針對與華人、日本人、韓國人女生交往經驗作答。)

跟亞洲女生交往中,你經歷的文化差異有哪些?

Mr.A- 對感情進展的態度,似乎比較認真嚴肅,希望快點確定關係,也蠻容易感受到她的不安全感。

Mr. B – 似乎從認識到交往,對肢體觸碰都不那麼享受,這不侷限於性事而已,還包括擁抱與親吻等。

Mr. C – 對人生的態度似乎不那麼具備冒險精神,包括對不同文化理解與新鮮事物的嘗試,就算嘗試也經常要人陪。

Mr. D – 似乎跟家人關係很緊密,很多事情需要跟家人討論,甚至獲得家人同意。但跟家人的相處卻不太善於表達愛意。

遇到這些文化差異,你會如何處理?

Mr. A – 我通常會直接說出來,但她似乎不太懂我的意思。

Mr. B – 我一開始會直接說,結果她經常誤解或生氣。這時候我不知道該怎麼辦,她似乎不願主動與我溝通。也許她不知道該怎麼溝通吧?

Mr. C – 向她說明我的想法,但她似乎覺得我認為她不好而備感壓力。

Mr. D – 我曾經很努力過溝通,現在覺得只想跟她們dating 就好,保持距離到我很確定再說,才不會讓她有太多期待。

我的Women’s group中,大家認為 “關係定義” 這個階段非常困惑。你在面對想認真交往的對象,會如何進行關係確定(&是否一定要性愛後才可以)?

Mr. A – 我會想先想辦法接近她,跟她當朋友,但這時候我不見得就只跟她約。當好感隨著見面提高,我會想要肢體碰觸到性愛(間隔時間要看女方回應狀態)。至少要性愛後我才會想確定關係,因為性愛是感情中重要環節,我不想在花時間愛上一個人後,發現性愛不合而要提分手。確定關係之前我可能會開玩笑試探,確定她也對我是認真的,才會告訴她:我沒有在跟別人交往。

Mr. B – 我認真交往對象都是在社交場合認識的,可以先從旁邊觀察她與人互動的樣子,有好感我才會去主動認識她。認識她後聊天中印象好,才開始約她單獨見面(期間還是會跟別人約,我可不想太怕失去她而表現失常)。慢慢越喜歡她就越想肢體碰觸,性愛也可能在這個階段發生,要看女生接受度。我常在這個階段就被要求確定關係,但反而明明很喜歡對方,被逼著確定就不想要了。也許我是個喜歡主動出擊的人吧,最後能真正確定關係的,都是我自己先開口說:我對你是認真的。

Mr. C – 我覺得自己嚴肅交往的人應該都是很有緣份,因為我跟對方的感情需要在每次互動中往上加,無論是否發生性愛關係,或發生過幾次。我有交友軟體遇到,或有社交場合遇到,最後發展成認真交往關係; 也有第一次就發生關係、發生多次關係,仍然好感不到認真交往的。重點是,對方要讓我覺得值得跟她在一起,像是欣賞她的人生態度、我們對未來想像與互動方式契合、跟她在一起讓我覺得自己人生變得更好,不能僅是被她的外表吸引而已。

Mr. D – 我想認真交往的人通常都要很有趣,當然一開始外表要有吸引力,但我不介意誰主動追誰,性愛是確定感情關係前一定的。在一開始我不會去界定異性是朋友還是認真發展對象,當某個瞬間感覺對了,才會去想認真定下來。對我來說,關係確認是我告訴對方自己沒有在跟別人約會(或刪掉交友軟體)。但是,我常遇到亞洲女生關係確定前跟我很合拍,確定後(或同居後)卻覺得她跟原本認識落差很大,這是我比較困惑的

認真交往的關鍵?

我試圖從訪問中找出所謂 “認真交往”的關鍵時刻,因為這是Women’s group 分享中大家最困惑的問題。然而大部份受訪的西方男生,都無法給出明確的回答。他們說:自己身邊都有很會利用女生弱點、不斷甜言蜜語去曖昧、享受被愛的西方男生。但即使是那些人,在遇到自己可以共同建構未來的女生,也會往認真交往發展。當然,若是抱著結婚期待的女生,這樣的男生可能要直接閃躲,畢竟他們真的是走一步算一步。

另外,我聽到一個值得分享的觀點是:有些年輕的西方男生,會希望通過更多交往經驗來了解自己喜好,以及學習如何與異性相處。這要與多情作區別,因為在這個階段的男生,更重視了解自己的過程。同時,也有人會希望通過與不同文化的異性相處,去了解該文化。

因此,也許對女生來說,某種判斷方法是:這個男生目前正處於自我探索階段,還是正在尋找適合的對象?兩者的差別在於自我探索階段的人會更重視自己的個人體驗,但尋找適合對象的人更重視互動的狀態。至於有人會質疑通過交往來學習的態度,我個人則認為是很正向的。即使已經異國戀上修到婚姻的我,仍然還在學習婚姻及異國文化的路上。

雖然我不算是“跟西方人交往經驗豐富”,但我在異國戀中十幾年,交往過不太了解東方人的、住在亞洲的西方人以及ABC。如果用一句話點出整個經驗談,那就是西方男生給我不熟悉的體驗,東方男生給我熟悉的安全感。感情中過於純粹的體驗或只有安全感,都會少了那麼一點平衡感。

而作為成長中忽略體驗的亞洲人,過程的重要性,是我在跟西方人交往中學習到的新視角。畢竟,達到終點的喜、怒、哀、樂就是那麼短暫瞬間,接著,我們又進入下一個“過程”。如果無法學會享受過程,就算衝到了終點,仍會感到缺少那一點…回憶。

祝福正在異國戀路上的大家,也歡迎交往中缺乏的安全感女生們加入 Women’s group,通過多說、多聽來了解需求,找到自己更有效的溝通方式。

妳不是西方人會喜歡的類型耶!談談西方人喜歡的亞洲女生類型

異國戀

這是個交往複雜的年代,既有社交媒體大力吹捧表象的重要性,又有全球化促進人們跨國互動

互動越多越會發現,社交媒體上說的典型喜好都已不再是唯一指標,典型與非典型喜好的界線變得越來越模糊。或許我們可以帶著好奇心,去觀察或討論何謂典型西方或台灣男生喜歡的外貌,但不需要深信將自己外貌或個性改造,就等於得到對方認可。更別將得到對方認可與感情順利發展劃上等號

“ 女人的外貌重不重要?當然重要!”

這篇文章,啟發於最近Women’s group 的討論,一個讓女生很不舒服的題目:“女人的外貌重不重要?當然重要”。

一位自稱蕭博士的Podcaster, 在某集大談女人外貌的重要性。為了不讓Women’s group 成員活在舒適圈,有人提議要以男性觀點起頭,引起討論。因此,我們讓大家先聽了簡短這集內容,再輪流舉手發言想法或感受。以下分享幾個有趣的觀點:

或許這是某些男生的心聲?

首先,有人中立的提出,或許蕭博士真的點到台灣男生心聲:重視女生外表,特別偏愛鄰家女孩外型。現實交往中,經驗豐富或選擇性較多的男生,除了外表,更重視女生整體條件及相處感受。

女生認為男生外貌重要嗎?

接著,我們將問題反過來談:女生認為男生外貌重不重要?

面對這個問題,多數人認為自己比較會被某些特徵吸引,但是這些特徵不只有外表。例如:笑臉與個性開朗外向,或是深邃眼神與內斂沉穩。甚至有人提出吸引力的Range問題,吸引力太強或太低的男性,都無法進一步交往

暖男行為可以勝過外貌嗎?

最後,有人提問:當外形(外貌+氣質)在一開始不具吸引力的情況下,暖男行為是否能進一步發展到交往?

對此,大部份的人認為自己很難突破吸引力限制,跟一位吸引力不足的人交往。但這裡的吸引力,不只是長相跟身材,而是談吐、氣質以及互動上的彼此吸引。

事實上,這次Women’s group的互動非常卡,似乎隱約說明著女生們對於面對自己外貌重要性,感到多麼不舒服。或許無論年齡大小,仍不想破壞內心的浪漫幻想,希望被愛上的不只是外表。

什麼?妳不算是西方男生喜歡的類型耶!

這次的討論,讓我意識到一個經常發生,自己卻沒覺察到的現象。過去跟西方男生(or ABT)情感互動時,對方總在得知一點我的戀愛史,會驚訝的說:什麼?妳不算是西方男生喜歡的類型耶!(似乎說話的這位先生,本人不是西方人?)

不算西方男生喜歡的類型,原來長這樣

面對這個說法我從來不多想,可能自己很不喜歡被定義屬於某種類型。但在探討前如果要膚淺的定義,我可能會被歸類在:外型甜美,相處獨立型。(自己定義自己也是一件很不舒服的事情)

外型上,我矮小偏瘦、膚色非小麥亦非白皙、髮型可長可短,依職業需要、眼睛不大不小、衣櫥多為正式休閒單品、不走性感或運動風、不走天真可愛或飄逸風、每天化淡妝、桂綸鎂與Alex Chung是我從小到大的Icon。

相處上,我在團體中個性不算活潑開朗,但有想法會提出、說話聲音不大、喜歡深入探討各種議題、互動算是善解人意,但有不舒服的地方也不會隱瞞、不太會為喜歡的男生取消原本計劃、對世界很好奇,不喜歡固化想法、曖昧中習慣後知後覺的佔據主導地位。

我認為自己既不是西方男生喜歡的型,也不是亞洲男生喜歡的型

如果說西方男生喜歡的外型是冶豔、性感、運動、小麥色皮膚; 相處上要活潑開朗、熱愛戶外運動、價值觀一致、總是不害羞的勇於發言,那我全部失標。

如果說亞洲男生喜歡的外型是大眼睛天真可愛、文靜婉約、皮膚白皙; 相處上要單純乖巧、愛被照顧、沒太多獨立想法、一心追求結婚生子,那我可能在第一印象上中1標。

但總體來說,我跟西方男生或者個性比較開放的男生,互動上更有交集,也更容易被示好或穩定交往。亞洲男生或者是個性比較傳統的男生,則總是在一開始追求很勤,幾次互動過後很快就沒有交集。

什麼是典型西方男生喜歡的類型?

好吧,我想這句話的原意應該是:你的外型並非典型西方男生會喜歡的類型。那麼,什麼是典型西方男生喜歡的類型?

喜歡的類型,請西方男生自己回答

我認識的多數西方男生,其實對外表喜好的範圍很廣,而且會認為外表只能走到曖昧期,相處才能進入交往期。這時候有人就會問:如果符合上述西方男生喜歡的外型+相處,是否就能順利走到交往與婚姻?我從個人與身邊朋友經驗來回答,結論會是:不一定

為什麼呢?簡單粗暴的答案就是:人有很多種,他的生活圈更可能決定交往喜好。舉例來說,下面分享我接觸過的幾種(先排除交友軟體認識,遠距離戀愛開始的類型)。

Mr. A – 住在歐洲,接觸的亞洲女生比較西式,女友是外型小麥肌膚,個性開朗的BBT。

Mr. B – 工作關係初到亞洲,過去經常飛亞洲國家短暫停留,女友類似Mr. A,不同的是她住亞洲。

Mr. C – 工作關係搬到亞洲,定居超過3年,生活圈只有西方人,女友是小麥肌膚,有在西方生活過的當地人。

Mr. D – 也是因工在亞洲國家定居超過3年,生活圈介於西方人、ABC、ABT、有西方生活經驗的富二代之間,女友類型多變但更偏愛白、富、美。

Mr. E – 出於個人愛好搬到亞洲國家定居超過3年,生活圈融入當地,會說當地語言並只想跟當地人交往,女友是英語不算好的“典型”亞洲美女。

典型與非典型喜好間的界線已變得模糊

我想,這是個交往複雜的年代,既有社交媒體大力吹捧表象的重要性,又有全球化促進人們跨國互動

互動越多越會發現,社交媒體上說的典型喜好都已不再是唯一指標,典型與非典型喜好的界線變得越來越模糊。或許我們可以帶著好奇心,去觀察或討論何謂典型西方或台灣男生喜歡的外貌,但不需要深信將自己外貌或個性改造,就等於得到對方認可。更別將得到對方認可與感情順利發展劃上等號。

回應蕭博士說的:女為悅己者容

古話總是聽起來很熟悉,但是否就能完全適用至今?是否要延伸到不同性別?我認為在當今資訊傳遞快速,選擇性更多的年代,打理好自己的內在與外在,是對雙方的尊重,不再只是為了悅己者。而這個觀念更適用於所有性別。

其實不管跟哪國人交往,剛開始我們都會被對方有吸引力的某種”典型“外表抓住眼球,但自己是否真的喜歡這個人,還是喜歡上外界定義的極品?往往需要更多相處才會了解。這也是為什麼要說:外貌只是曖昧的入場卷,走到交往還是要看相處。至於外貌+相處都順利了卻無法順利走到最後的,你想想身邊多少同樣文化背景的人也是會分手,也許就能了解這世界是沒有標準答案的。

如何面對沒有標準答案的世界?歡迎點這裡加入Women’s group 來一起通過分享、覺察,了解自己真正期望的相處模式。讓我們在困惑的感情路上一起學會什麼時候堅持,什麼時候放手。

嫁給英國人?人妻角度大不同 (純屬個人經歷)

異國戀, 英國觀察&體驗

最近疫情關係收到許多朋友問候,並好奇我的英國婚後生活。然而我發現大部份朋友對嫁給西方人有太多美好想像,在此對常見問題作分享。

西方人婚後獨立於夫家?

婚前

我向馬克先生多次詢問過他與家人相處情況,他說:“Oh, 我們家四兄弟各自興趣愛好不同,住在不同城市及國家,父母則思想太傳統,別擔心,你不會需要跟他們常相處的”。

婚後

(也許是我們對家人們太友善,或是馬克先生婚後變了)各種聚會要出席,包括主要節日:所有孩子們的生日party、孩子們在學校做為主角的戲劇演出、遠房親戚過世的葬禮、遠房親戚結婚十週年party、每次兄弟們或爸媽生日party…等。

次要活動:隔週末跟父母吃餐飯、有突然來訪倫敦的親戚們至少要去喝杯酒、陪公公看足球、定期跟住倫敦郊區的小叔一家聚餐、大哥在倫敦工作的女兒及未婚夫聚會…。

總得來說,我工作之餘的時間與聖誕假期,差不多一半會充斥著家庭社交活動。

英國家人對其他膚色接納性如何?

婚前

婚前多次見過主要家人,互動良好,但我察覺到自己似乎是唯一不同膚色的人。馬克先生維持他一貫答題方式,告訴我 “別擔心,我們家人都很liberal,喜愛不同文化的人,你看三弟娶了美國人現在還定居美國呢”。

婚後

Well,只能說見過很多遠房親戚朋友後,只有我跟另一位女士是不同膚色,而她是在英國長大。

至於不同文化接納度,英國人還是喜歡自己做事的方式,對亞洲文化的認識侷限在閱讀過的報章雜誌,或是因公出差時對亞洲國家接觸印象。

西方人的家族觀念不深?

婚前

馬克先生說 “只知道爸爸祖先好像有源於蘇格蘭,外婆是愛爾蘭人。但家族這種事我們家不那麼在乎的”。當時也問過公婆,他們都說“沒關係,以後再跟你慢慢說”。

婚後

婆婆向我介紹了整個公公家族史,包括公公的爸爸曾是政治人物,以及思想傳承到公公後,哪些習慣與思想傳到馬克先生這一代。最後,她還給我一張龐大的家族樹(當下真想捏死馬克),說這樣方便我記住大家的名字。

這是我第一次意識到,也許嫁給英國人,是有可能嫁給一個龐大的家族歷史。

英國首都倫敦擁有世界美食,英國人喜歡異國料理嗎?

婚前

第一次跟公婆見面去義大利餐廳、第二次去日本料理、第三次去印度料理,兩位不斷稱讚各種中國旅遊時吃到的美食。

婚後

無論是去吃義大利餐、法國菜、日本料理、中式料理、印度餐廳,公婆只有一個反應 “哇,這個菜單看起來很多美食,請給我一份鮭魚排配燙菠菜吧”。

事實上,除了英式烤馬鈴薯配花椰菜+雞胸肉這道菜外,他們幾乎只吃鮭魚配菠菜。其他家族成員們的口味也差不多是這樣,即傳說中的being particular。

英國老公紳士形象婚後維持度高嗎?

婚前

說話、做事都顧及禮儀、維持斯文形象,還帶點小害羞。

婚後

紳士形象大破滅:在家是噪音製造機、一起外出散步我像在遛狗。馬克先生喜歡拖著我往前快走,他認為散步要快走才能達到運動效果。

英國公婆,年邁獨立不依賴?

據我所知這跟家庭背景有關,例如:是否有宗教信仰?是否屬於家庭觀重的種族?…等。

我公公退休早,加上公婆兩人都是社交狂,很會把生活排滿滿。每天行程圍繞在高爾夫俱樂部、橋牌俱樂部、讀書會、下午茶會、看戲、看展、看足球等,一年會安排幾次長途旅行,基本上不會黏著孩子不放。

但是,他們喜愛並重視跟家人互動,會經常約我們看展、喝下午茶、吃飯等,也會因為兩週沒見到面有點在意。生活上的獨立性是很高,而心理上的依賴性也不低。

英國人的下午茶習慣?

這點結婚前、後是一致的。夫家習慣於下午三點半到四點喝下午茶,晚上六點才能開始喝第一杯酒。

我在婚後聽到一個有趣的資訊,猜想也許跟夫家下午茶時間表的形成有關:公公退休前每天早上五點起床去游泳,六點半進公司,下午三點半左右到家。到家後,就是他與家人放鬆相處的時間。

以上是我的婚姻生活觀察,也歡迎大家在下面留言,分享自己不同的體驗。

如何在浪漫的異國戀下完美收場?了解鬆散戀愛模式,客製化自己的遊戲規則

異國戀

面對文化衝擊,除了分手或妥協,如何創造雙贏戀愛模式?

很久很久以前,有一位義大利先生約我去喝咖啡,當時跟馬克先生剛開始約會(Dating),抱著約會不能三心二意的忠貞,我跟他說 “Sorry, I am seeing someone”。後來才知道,那根本還不算在Seeing someone。1 個月後,一位荷蘭先生,邀請我當他的舞伴,參加工作坊尾聲的蘇格蘭舞會。面對異性邀約,堅持對待感情要忠誠的我,特別去跟馬克先生確認,但他只是略顯擔心的說 “Of course you can go”。後來才知道,跳個舞而已,根本不需要去跟他報備。

尚未意識異國戀的感情觀差異前,我用自己最原始的感情觀與對方互動。

馬克先生或許感到莫名其妙,又不知如何開口,就解釋為 “她是個單純的好女孩”。回想起來,或許這個單純的好女孩潛意識裡,住著一個以為束縛自己的身體與心理,就可以換來綁住對方的商人,盤算著一門看似合理的生意。

漸漸的,單純好女孩的感情觀,隨著交往中的衝擊與自我探索後發生轉變。從最初認為西方人的感情觀好亂喔,我不喜歡,到開始探索西方人的感情觀好亂嗎?那種感情中的自由與獨立是什麼?我是否可以再多了解一點?,最後了解感情中的自由與獨立,重新定義自己的感情觀:可以抱持更開放的交往態度,也可以選擇拒絕多重性愛關係

這個觀念的轉變,歷時約莫10年。過程像是原已困惑重重的戀愛,被蓋上一層異國文化的迷霧,先在霧裡迷路好幾次,才慢慢看到戀愛的本質。

戀愛交往的困惑,在異國戀中可能感受更深。在霧裡迷路的異國戀人們,都想找出口,以為找到異國戀的遊戲規則,就可以不再迷路。

對此,這週Women’s group 再次深聊異國戀,最後隱約得到一個看似不那麼興奮,卻令人振奮的出口:異國戀擁有較鬆散的戀愛規則。這個結論是怎麼產生的呢?下面讓我一如往常的說明這次Women’s group中觸碰到的問題點,以及產生邏輯。

面對生活觀衝突,大家比較頃向思考如何配合與包容。但是面對感情觀衝突,則傾向思考該分手還是妥協。

在分享第一個問題:大家都如何面對交往中、相處上的感情、生活觀念衝突?中,我們聊到幾種感情觀衝突,包括:是否先性愛後承諾?是否能同時喜歡2個人?交往後重心向外發展(共同參加更多社交活動)或向內探索(專注在兩人約會相處)?也聊到生活觀衝突,包括:能否接受生活習慣不同(睡前不洗澡)?、是否配合不同飲食偏好?

雖然每個人分享的衝突議題不同,但在回應生活觀衝突時,態度大多是退一步,回應感情觀衝突則呈現兩極思考模式。於是,問題順應著感情觀衝突繼續探索。

分享完我才覺察到,面對感情觀衝突的最佳方案,並不一定要是誰改變(妥協),而是如何降低自己預設立場,去跟對方溝通。有時候聆聽,就可以解決當下的衝突。

面對第二個問題:在感情衝突中,(選擇不分手)該如何知道是自己要改變(妥協)還是對方?,當下我認為這是無解命題,很驚訝的在自己的分享過程中找到了一點方向。

我遇見馬克先生(以及幾乎每次異國戀的開端)時,是人生處於探索、開放期間。像是剛到新的城市,或剛展開新階段的生活,在這個時期中,內心對生命充滿好奇,願意開放的面對各種嘗試。因此,從認識開始,不會去預設未來任何發展,也沒期待感情按照某種習慣模式進行。

由於沒太多預設立場,遇到感情觀衝突時,更能直接詢問對方看法,自然地開啟一段對話。經常是在對話中,才發現彼此的誤解或者自己真正的需求,同時,相較於帶有預設立場的質問,對話緩解了衝突中的殺傷力,彼此比較願意說出自己真實的想法。說出真實想法,也得到被接受的聆聽了,衝突感在過程中消逝,最初不可被動搖的觀念,變得沒那麼有重量。

異國戀最吸引人之處,是交往中感受到的廣闊視野

大家在分享上一個問題中,帶有好多無奈與痛苦。於是接著第三個問題:大家分享異國戀中有好多掙扎,為什麼會選擇繼續異國戀?異國戀吸引之處在哪?

這個問題的分享過程中,大家很有共鳴 – 除了面對掙扎,異國戀也帶來一種寬闊的感受。通過文化不同碰撞,互動中可以討論、分享的經歷、使用的語言、彼此差異的想法、跳脫框架的思考模式,都讓交往不只侷限於談戀愛,而是生命碰觸到更廣的面向。彷彿交往中感受到的世界,掙脫了被綁住的某種世界觀或者價值觀,令人感受寬闊。

異國戀真正的衝突,只是文化差異嗎?還是自己內在,想堅持傳統與走向開放的心態衝突?

如同每次 Women’s group 討論到最後都會有令我出乎意料的觀點。活動結束後,帶著最後的異國戀廣闊感受,重新回想最初探索的遊戲規則。發現:既然異國戀吸引人的廣闊視野來自於不同文化的碰撞,那麼選擇異國戀本身就是一種走向半未知的狀態,這種未知吸引人也令人恐懼。然而,如果遇到恐懼,我們只習慣去尋找能穩穩抓住的固定規則,該怎麼期待跟不同文化/規則的人,經營一段容納彼此的健康交往關係呢?或許真正的矛盾,都來自於己。

如果不同文化、價值觀、思考模式是異國戀的基本元素,在異中求同的規則就更需要彼此去創造,探索適合雙方的模式。

因此,我們可以更有意識的理解自己的反應,即每當(感情觀或人生觀)被挑戰時,內心會出現恐懼,恐懼引起分手或妥協的念頭。在念頭被捕捉到時,慢慢用好奇心去引導自己找出:除了分手或妥協,彼此能創造出什麼第三選項?

以前在文章中分享過,我跟馬克先生的第三選項是溝通:先誠實感受自己的情緒與想法,向對方表達。當對方回應時,仔細聆聽對方的感受與困惑,最後在不排斥一方觀點的狀態下,找到彼此都能嘗試的具體方案。每次一小步的改變,即是未來一大步的跨越。

溝通,雖然是一件簡單又困難的事,但,它是我們共同創造專屬遊戲規則的方法,也是在異國戀中的樂趣。

想通過分享覺察自己情緒,或者練習溝通嗎? 歡迎加入Women’s group 與我們一起探索自己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