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omen’s group 與 Stephen 的第一場對話

異國生活, 異國戀, 英國觀察&體驗

上週 Women’s group 第一次邀請男性來對話,Stephen是我婚前的婚姻心理諮詢師。記得那時還在上海工作,跟馬克先生決定結婚後,利用休假期間飛到英國邊旅遊邊婚前心理諮詢。

Stephen的婚姻心理諮詢

跟Stephen的諮詢一直很有趣,作為一位英國男性,他在諮詢中不斷要我了解自己身上的標籤:亞洲人、女性,再學著如何擁抱它。當時這令我困惑,我“以為了解”自己身上的標籤,也“以為擁抱”這些標籤。直到去年才意識到,對這些標籤的認識,我是從外界賦予它的定義,從來沒問過“自己”會如何定義它,甚至“希望”如何定義它。至於“擁抱”標籤,過去擁抱的是社會意識下期待我展示的那一面,更精確的說,充其量是在“展示”而非“擁抱”標籤。

亞洲人、女性標籤?

什麼是亞洲人標籤?什麼是女性標籤?於此拋出問題不給答案,因為我想聽到更多“妳/你”對這個標籤的認知,這也是我教練過程中最常使用的互動方式。無論在帶領Women’s goup 或是教練過程中,我都希望聽見“妳/你”的聲音,也希望“妳/你”聽見自己,或許這是心理諮詢與教練不同處之一。歡迎大家留言,或是加入Women’s group,分享與探索標籤。

男、女表達方式的不同

這次對話中,Stephen在一開始即點出男、女表達方式上的差異:男性更傾向於“重點陳列式”表達,女性更頃向“細節敘述式”表達。並進一步具體指出,當感情遇到衝突時,女性對男性“細節敘述式”表達,更容易令男性在聆聽細節中感到困惑、引起誤會,造成更難區分另一半究竟在指責還是溝通。

必須說,這裡男性、女性表達方式當然不適用於所有情侶,請讀者先自我覺察,再決定如何套入理解。舉我的例來說,我在感情中一直是所謂“理性方”、“重點陳列式”表達者,馬克先生則是一位很靠直覺行事,經常“細節敘述式”表達者。結婚第一年跟他溝通生活瑣事時,我經常是那位沒耐心聽他說話(甚至聽到他聲音就很煩躁)的人。婚姻過程中,每當衝突發生,馬克先生表達觀點超過10句話,我會聽力失焦甚至很想辯論他其中提到的幾個點。

為甚麼我們會選擇彼此?兩種不同表達模式間又該如何調整溝通?

Women’s group 分享中,其實也有成員表示自己在感情中非細節敘述式,而伴侶正好相反。還有人分享自己在工作中與男性互動時,被指出為細節敘述式(說話沒重點),但在感情中,反而是個重點陳列者,伴侶則是細節敘述表達者。

這個人身上,有你正“想要”學習的特質

小時常聽大人說,如果你一直遇到某種人,表示你的人生還有某些課題(功課)還沒學會。我能理解這個原理,但內心總有種掙扎,抗拒被迫學習又責備自己的抗拒。

近年重新審視過去用詞與說話模式,才發現上述說法產生令人被動接受的感受,其實是有礙學習的。最有效的學習,一直都是主動而非被迫,只是每個人動機不同罷了:為了父母出人頭地的孩子、為了孩子教育建立榜樣的父母、為了關係更好的伴侶、為了更有成就的職人、為了人生更開闊提升的自己…。

因此,我把這句話改成:如果你一直遇到某種人,表示在這個人身上,妳看到某些“想要”學習的特質與方向。誠實的面對自己,大方地去欣賞他/她身上你“討厭”的特質。

細節敘述式表達的優點

回到馬克先生的例子來說,過去我可以給你上千個例子,說明自己多討厭敘述式表達者。但現在,我可以給你上千個例子,說明自己如何一步步學著敘述式表達。當意識到細節敘述式表達,是與自己感受更貼近的表達方式,我理解自己一直遇到這樣的人,是因為在跟他們互動時,我體驗到更多感受。這是我缺乏的特質,其實也是我想要的能力。

認識並擁抱自己的女性力量 –  彈性(resilience)

遇到問題想先指責或否定別人,是人性基礎反應,為的是保護自己不被傷害。我認為無論強調要先反省自己,還是先學會自保,都不是面對問題最好的方式。最好的狀態,是善用每次機會來擴大自己心理能力,因此第一步是覺察當下發生了什麼事,這又分為三種層次:覺察當下自己的感受、覺察對方當下的反射動作、覺察雙方互動(能量交換)的模式。

覺察與反省的差異

在此先提出對“反省”這個字的探索,我對這個詞的認知是有責備感的,覺得有種“應該”、“壓力”、“不足”的感受。覺察這個詞對我而言則比較中性,有種“觀察”、“好奇”、“放鬆體驗”的感受。我經常用“覺察”一詞而非“反省”,也是近期自我教練的成果。

做個有層次的人

覺察的三種層次在剛開始比較需要帶領,或這自己很有意識地練習。但隨著頻繁地覺察,我們都可以很快地在當下看到多種角度的狀態,進而找到自己可以行動的方向。

我很喜歡教練這個工作,無論在受訓或是提供服務過程中,會不斷看到每個人內在的淺力,放在女性身上,更讓我見識到女性力量的彈性。教練服務與女性力量對我而言有很多重疊,最相似的部分即在於彈性的建立。女性特質如水般的流動與彈性,正是教練服務中不斷為客戶建立的心理強度。自我覺察度越高的女性,越知道如何伸展自己的心理彈性,發覺此刻可以往哪裡流動。

我不認為只有女性擁有彈性的能力,應該說女性可以更快觸及感受,因而覺察到當下。在後疫情的時代,全球又開始從分裂走向合作,擁抱女性力量的彈性,希望我們都更有能力在合作中共存。(教練與心理諮詢師的合作,也是今年有趣的新現象呢!)

歡迎加入Women’s group 與一起探索女性力量,也歡迎與我聯繫,讓教練陪你擴大心理能力。

倫敦生活 – 後疫情時代,掌握在自己手裡

英國觀察&體驗

新年快樂!看著去年這個時候的照片,還在倫敦市區一間法國小酒館慶祝新年,覺得過去這年真的很不一樣。

2020 VS. 2021

說起來很好笑,去年的今天跟英國親友們聊到疫情,話題停留在“到底發生了時麼事?”、“要不要戴口罩?”、“什麼時候生活才可以回歸正常?”、“是否冒險繼續制定夏日旅遊計畫,還是詢問取消退費?”。

2021年再聊到疫情,話題已轉變成 “最近學到的新技能”、“自己的新生活樣貌是什麼”、“家裡重新佈置的成果”、“我都不知道自己原來那麼喜歡居家生活”。

不知不覺地,生活已經走到進後疫情時代,回歸“正常生活”,似乎不再是首選議題,關注的方向更多是疫情影響下的現在與未來,是什麼模樣。有趣的是,話題方向的垂直轉變,從去年的向外看,到今年的向內看 – 現在與未來,掌握在自己手裡。

在不同時區看到這篇文章的大家,今年的生活模式有什麼改變呢?

分享最近聽到的一則笑話

A: 你對自己好奇嗎?會想了解自己嗎?

B: 了解自己?要幹嘛?

A: 更有效的運用自己啊。

B: ….?!

我們常不自覺地花很多時間思考、模擬別人在想什麼,忽略真正重要的是發現“自己在想別人在想什麼”。

了解自己很重要,這能幫助你找到適合自己的工作、交往對象、朋友圈,以及創造自己想要的生活模式。歡迎加入Women’s group,與大家通過討論,自我覺察。也歡迎與我聯繫,讓人生與情感教練,陪你在對話中找到方向。

出國留學/工作,你的英文應該很好吧?

異國生活, 英國觀察&體驗

從出國留學開始,就常如此被問,經常不知該怎麼回答,只好微笑帶過。

事實上,從留學生時期、被貼海歸標籤的工作時期,到在英國工作時期,我都不覺得自己英文很好。因為身邊能比較的對象,英文永遠比我好太多。

比較心態下的匱乏感

去年開始上教練課時,對英文好這件事有新的感觸。面對絕大多數同學都是英國人,話語中句型及詞彙應用的多樣化、隨時能準確提及著作與名言的表達方式,時常令我感到自己英文能力不足。

留學第一年的慌張

恐懼及羞愧感,曾在留學第一年深深影響著我的表現:上課不敢舉手說話、論述觀點充滿不確定性、想很多卻發言很少或者言不及意。

此外,上台簡報與小組討論在第一學期更是我的惡夢,過去就學經驗中建立的課前準備習慣,似乎無法彌補當下慌張心理左右自己的表現。

因此,這次教練課第一天,當再次感受到熟悉的慌張時,立刻有意識地為自己訂下目標:要學著改變。

教練課中的初步改變

我舉手說話的第一個議題,就是表達發現自己的背景在群體中為少數族群,並且母語非英語,承認自己害怕發言。

說完之後,幾位同為少數族群且母語非英語的歐洲同學,私訊感謝我說出來 ; 幾位英國同學舉手接著談這個現象,討論如何更有意識地讓大家都能參與互動。課後,由於我的表達,同學們主動來攀談,跟我聊起這個話題。

經過交流,我了解到:面對少數族群等敏感話題,英國人會害怕說錯話而不敢提出,少數族群者則害怕承認會被視為懦弱,而不願提及。最後,形成英國人常說的現象 Elephent in the room (房間裡的大象)。

初步改變後,重新理解自己行為

自從知道其他人的想法後,新的認知有助於增廣看待事情的角度,但沒立刻減少我熟悉的害怕感。每次要在近60人面前發言時,我有一半的時候仍認為自己不足,害怕別人看穿。

直到半個學期過去,某天跟課程認識的英國朋友閒聊,被他問起這件事,告訴他自己在一群英國人面前發言,總是感到很渺小…。他說:你有發現你是班上經常發言的那1/3人嗎?還有好多“英國人”甚至還沒在大家面前舉手過。而且,你發言的內容經常被其他同學提及,看到你在課堂中的表現,我以為你已經不再害怕發言了。

他作為旁觀者的言論令我恍然大悟,回想上課情景後,意識到他的話才是真實的課堂樣貌。原來我讓自己長期活在“英文不夠好”的恐懼中,對自己的認知跟別人看到我的樣貌有巨大落差。同時,我一直拿自己跟常發言的英國同學比較,忽略那些不曾發言的英國同學,難怪總是看到不足。

看到不足的慣性反應

面對最近一對一教練中得到的正面反饋,又有類似情況。我經常在課堂中被同學讚美學習進度很快、教練能力很好,也在累積一些教練經驗後得到客戶許多正面反饋。然而,自己好像默默在期待一個but…,收到只有讚美沒有批評的反饋,心裡有種不踏實的感覺。甚至去追問別人,要對方想到隨時告訴我。

看到不足,才能進步?

意識到自己的行為模式後,頭腦中不斷閃過熟悉的一句話:看到不足才能進步啊!

忘記過去是誰不斷的提醒我,或者是誰不斷的在讚美中夾上但是,我似乎能看見自己心理的漩渦,正在索取著被批判,維持著存活的動力。

我沒有刻意選擇讓自己成為一位尖酸刻薄的人,但是我太相信或太沈溺在 “不足中求進步” 的情緒狀態裡。這個狀態曾經有效地幫助我成為一位看似成功的人,但誠實的說,這樣的自己越成功越自卑。身邊環繞著優秀的人們,我無法純粹欣賞別人優秀同時不貶低自己,因爲只有如此,才能飼養我那 “不足中進步” 的偏執狀態。

看到這裡,你是否覺得這麼說太誇張?相信我,許多成長在批判式教育下的亞洲人都有如此狀態,當然我不是說西方人就此免疫。

欣賞自己,也能進步

真正認識到自己行為模式後,我開始學會有意識的去區分:哪些能力是我有的,只是被過去行為模式困惑了?

能分辨出自己真正具備的能力後,我可以決定哪些已有能力想再提升?哪些未具備能力將幫助已有能力,達到我想要的設定目標?至於那些只因比較而感到不足的未具備能力,不是自己真正想要進步的方向,就先將它放一旁。

欣賞中求進步,遠比不足中求進步效果好

關於英文好這件事

當你使用對方母語溝通,這件事本身就有強勢、弱勢的存在。我認為不需要冠冕堂皇的騙自己,只要我敢開口就能改變現狀,或是內容比較重要。

只要敢開口就好,或是內容比較重要這些說法都對一半。現實生活中,我看過許多敢開口的人依舊努力追著別人的話題跑,內容很有趣的人常被語言強勢方轉移話題(除非內容被該強勢語言,即這裡說的英語,定義為普遍認為有趣的內容)。因為語言的強勢、弱勢關係,還牽涉到背後複雜的文化接受度問題。

無論要追著別人話題或是被轉移話題,其實當你誠實面對自己,會知道那並不是件舒服的事情。這時候,自我批評的聲音會出現,質疑自己是否哪裡說得不夠好。

如何加強英語?

教練的世界中,有一個詞可以解釋並改善這個現象 – “Gremlins”,指的是一個小聲音在你的內心世界裡,這個聲音常跟自己對話,其對話的內容,影響著你看待外在世界的樣貌。

對大多數的人而言,Gremlins充滿著許多自我批評,像我一樣相信自我批評才會進步。然而,當Gremlins 變成了更同理並支持自己的聲音時,往往自己的進步效果才會更好。

意識到語言背後難解的強勢、弱勢問題,對自己同理。當心理獲得支持了,你會變得更平常心去看到自己真正要加強的部分,有針對性的去練習並加強,進步速度更快。祝福所有在學英語這條道路上的人,都能找到適合自己的方法。

從自己的行為模式與心理狀態,找出能實踐的自我加強方法,歡迎與我聯繫,預約一對一教練服務。

婆媳關係大突破 – 婆婆性別訪談 [我的英國婆婆系列]

英國觀察&體驗

一個非常英式的傳統、一則發生在英國性別平權運動的真實故事、一種性別平權在婚姻中的最佳樣貌、一次我與婆婆的深度對話


時間回到7月19日,到公婆家作客那天,晚餐後馬克先生跟公公移到客廳看足球,我跟婆婆則到另一組沙發上聊天。她對於餐桌上提到的Women’s group,讓女性通過討論自我覺察,以找到更有效的溝通能力議題意猶未盡。

關於性別對話,生在女性平權運動下的婆婆,對這個議題有些感觸,故事由此而生…。

60、70年代的歐美正是社會運動興起之際,女性平權運動為其主流之

生長在充斥著社會運動的紀元,仍舊於兩性交往保守傳統的年代,婆婆說婚後才有機會通過與公公頻繁的互動,開始反思從小接受的教育教育 – 如何遵守男權社會下規則,對自己性別認知有什麼影響。

婆婆說自己不是一個很會探索內心的人,也沒特別參加過什麼女權運動,更著重在生活中遇到事件上的反應。於是,她拿出家族照片,邊翻著自己年輕的過去,邊道出許久未提起的事蹟。

A 高爾夫球俱樂部的女性平權運動

該俱樂部成立於1904年,基本上是男士的領域,僅少數女士被允許加入。在那個年代,英國多數高爾夫俱樂部皆如此,即使進入俱樂部的女士,被允許享受的會員權利有限。

直到1990年,俱樂部性別平權運動在婆婆的領導下展開,當時她是女球員隊長,公公是俱樂部委員會主席。另一位男球員隊長,是代表本俱樂部的正式隊長。

運動展開之際,女會員約150名,男會員約500名。女會員不算正式成員、沒有平等的打球時間、不能進入酒吧區(名為:The Men’s Bar)、沒有被選舉權,俱樂部所有事情都由男士組成的委員會決定,包括每年的入會資格。

平權運動中的阻礙

平權運動過程中遇到很多阻礙,除了主要反對的年長男士外,也有來自女會員的反對聲音。有人強烈支持男性主導觀點的,認為俱樂部本來就應該留給男士們放鬆使用、有人不想為平權付出更多會員費、有人認為自己只在週間打球,對平權運動提出的增加週末打球時間不感興趣。但令人驚訝的是,有部分強烈反對者為思想自由開放的年輕男士

多數支持平權運動的,都是有全職工作並跟丈夫共同成為會員的女性,以及觀念較開放的男會員。

平權運動的成功

公公自始至終都全力支持平權運動,婆婆說如果當初公公不是委員會主席,運動所耗費的時間將更多。運動順利成功,是正巧俱樂部的飲酒執照要續照,辦理續照的官方組織非常支持平等權,若俱樂部拒絕將權利開放給所有成員,很有可能會被拒發執照。公公作為委員會主席,順水推舟的助平權運動一力。

雖然平權運動期間,俱樂部充滿不愉快的分裂氣氛,經過很長一段時間後才癒合。但是回憶起來,婆婆說即使平權運動沒有順利成功,她還是會留在俱樂部裡繼續努力。

改革後的A俱樂部

改革後的俱樂部有著展新面向,包括:女會員擁有投票權、週末也允許打球、女性會員人數增加、酒吧區改名為 ‘ the Bar’ 向所有會員開放(這是許多男會員最難以接受的)、男、女隊長具備平等地位、女會員能被選舉進入委員會。從此,A俱樂部變得更加開放、包容且友善。

現在,女會員在俱樂部的管理佔有一席之地,人數也與改革前大相徑庭。回想著過去,婆婆說這些改變遲早會發生,因為同時期內,其他俱樂部也逐漸向平權轉型。當然,至今還有些俱樂部拒絕改變畢竟俱樂部屬於男性的模式,一直都是十分英式的傳統。高爾夫球俱樂部象徵著男士社交、談生意、逃離家庭的安全堡壘。有些人基於同儕壓力,仍堅稱平權運動者的改革行為違反傳統。

婆婆的反思

最後,婆婆露出微微開心的笑容說:「也許這就是我的性別認同過程吧,其實我並不是要所有事情都爭個男女平等,只是認為既然俱樂部接納女性,就不應該讓女性在裡面感到低等。這種讓別人處於劣勢地位的規定,是該被重視並改變了。」

「婆婆,妳認為最初影響妳改變的念頭是什麼?」

「也許就是生在那個環境,受到六、七十年代開始的社會運動影響,發現守舊的英國確實有許多事情需要被改變。不幸的,高爾夫俱樂部又是守舊代表之一,從裡面往外望,感受到的差異太大,改變勢在必行。」

「妳認為現在的A俱樂部是平權的嗎?」

「往回看,會發現在當時不斷被抨擊的平權運動,反對者的抨擊角度從現在看來,多數人都會覺得是可笑的。而俱樂部也因為女性會員的更多參與,成為一個會員們更舒適、愉悅的社交環境。當然,說到平權,不管哪個議題都不可能完全平等,所以小改革或爭執至今仍偶爾發生。但是,改革及討論,已經在俱樂部成為一件能被接受的事情。」

「公公真的自始至終都跟妳站在同一陣線嗎?他為什麼不對平權感到威脅?」

「他的確一直與我同陣線,至於為什麼我還真不知道。但我知道他是一個很支持公平的人,雖然他在家中有些個性也讓我討厭,但他從來都是除了工作外,還會幫忙分攤家事,對待孩子不偏心的人。」

側面觀察公婆的互動,真如婆婆所說,公公很支持她作為獨立人格的需求,婆婆也很信任公公,並能主動發現公公的需求,彼此都有能力適時向對方伸出援手。或許,這就是兩性平權在婚姻中最好的樣貌。

想知道更多關於Women’s group的活動?請進入Join group 參考過去已辦的活動,或是按這裡加入

本文首次發表於2020年7月8日

英國就醫經驗分享 – 覺得很佛系,難道是文化差異?

英國觀察&體驗

住英國快6年,上週首次使用英國醫療系統,但就這一次,讓我深感就醫觀念的文化差異。不同於台灣有病沒病儘早確診治療,英國似乎更傾向於有病沒病盡量別佔用醫療資源

一切都只是耳屎?

話說,週一睡醒突然左耳塞住、左腦陣痛,醫生用耳腔檢查耳內,認為可能是耳屎塞住,開止痛藥與耳液讓耳屎軟化流出即可改善。 但是,當天使用耳液後,左耳與左腦疼痛感大增,隔天左喉嚨發炎,因此接著兩天電話追問醫生。然而病情與日俱增,期間左耳與左腦持續性抽痛、喉嚨發炎到無法說話、嘔吐幾次、體溫時高時低。

即使病情並未好轉,醫生仍然只通過電話與我溝通病情,逐日加開止痛藥與消炎藥。經過無盡的痛與治療,我在疼痛中昏睡度過一週。最後消炎藥畢,喉嚨好了,病情確回到第一天生病的狀態:耳朵繼續塞住+腦部陣痛。

在英國生病,除了身、心理都要強大外,還要有信仰

短短一週,在病情未得到明確診斷,疼痛感逐日上升的狀態下,每秒度日如年。

身理疼痛加劇心理恐慌

左耳及左腦分秒備感腫脹、持續抽痛,似乎怎麼躺都壓到神經。止痛藥加安眠藥一起吞了,卻屢次即將進入睡眠時被痛醒。醒著期間藥效發作、精神萎靡,無法從事任何活動,連看電視都會因刺激腦神經而感到劇痛。

病到第四天,已經連續三天沒睡好、無法正常進食、運動、排泄、體內堆積一堆藥、左臉開始感到麻木。此時,左耳延伸的腦部及喉嚨,依舊如同一顆球在裡面擠壓著神經般腫脹、刺痛。

理性上,分析醫生只是開更強止痛與消炎藥,真正的問題似乎還沒找到 ; 感性上,感受到醫生只能安慰我先吃藥,好好在家休息讓身體自癒。

這天晚上,我總算將生病的事情告訴在台灣的家人,擔心如果真的有腫瘤沒被發現,會有突發狀況。接著吃完止痛藥,躺在床上繼續感覺所有疼痛,念頭從繼續思考究竟發生什麼事以及我該怎麼辦?轉成如果我就在今晚去世會怎麼樣?

停止思考,接受當下

很奇妙的是,當念頭一轉,接受自己可能就這樣離開,理性思考的左腦神經似乎開始放鬆,疼痛慢慢消失,左耳也不痛了。

接下來的幾天,我繼續練習放鬆,屢試不爽,只要思考、分析就疼痛,放下就不痛。當然,這是吃消炎藥的後期階段,也許只是藥效起了作用。

英國就醫,要得到醫生重視,就要加強演技

消炎藥的確解決了喉嚨發炎問題,但左耳、左腦的腫脹陣痛感還在。回到第一天的感覺令我有點沮喪,不知道該繼續跟醫生溝通,還是訂機票回台灣處理算了。

在有點氣餒的時候,一位長年旅居英國的朋友告訴我:加強演技才能獲得醫生重視病情。

馬克先生的就醫經驗

起初,我有點不了解何謂加強演技,而馬克先生這位從小習慣英國醫療體系的人,則聽不懂為何要加強演技,更進一步提出N個案例闡述:醫生就是開藥給病人吃,病人又不是快死了,自己在家吃藥休息就會復原啊!不用去找醫生觸診啦。

回想過去,馬克先生本人確實曾經背部拉傷、洗澡滑倒盆骨扭傷、貌似急性腸胃炎。總之不管怎麼傷,都可以淡然的打電話請醫生開藥,自行在家面部猙獰的用藥,哀怨的躺幾天修復。

加強演技三步驟

聽完兩方說法,我半信半疑的跟非英籍朋友們討論後,得到以下加強演技的具體建議

  1. 要強調自己非常不舒服,
  2. 仔細敘述每個疼痛點,
  3. 要求醫生做更詳細的檢查。

於是,播電話前,我先寫下每個身體狀況,以及這些狀況對生活造成的重大影響。當醫生繼續說要開更強止痛藥時,我堅持:希望能做更徹底的檢查,再決定是否只吃藥,因為我不確定耳朵與後腦的腫脹與疼痛,是個可以被輕忽的現象。

訣竅是:用字遣詞可以禮貌,但是氣勢要比醫生強一點。

語畢,成功被安排門診並進行觸診。

後記

摸完頭骨、檢查完扁條線、喉嚨、耳腔等,醫生還是找不出原因,也無法說明為什麼耳屎會造成多處發炎,只好建議去掏耳屎,再看有否改善。

門診後,我則不再吃任何止痛藥,而是繼續練習放鬆,直到現在疼痛感幾乎消逝。同時,預約下週去掏耳屎。雖然覺得如果是耳屎問題,還蠻丟臉的,但我真希望這一切只是耳屎問題

為什麼不一開始安排掏耳屎?

如果是耳屎問題,為什麼醫生不安排在一開始就掏耳屎呢?

英國醫療系統NHS資源有限,排醫生挖耳屎要等上半年!因此,醫生認為先用耳液讓耳屎流出,沒想到反而造成耳屎腫大壓迫到神經,造成整個左半部麻木、疼痛。

自費掏耳屎 – 推薦吸耳屎服務

接下來的一週,自費50英鎊挖完耳屎,我選擇吸耳屎服務,有點癢但不痛。治療師會先點軟化油到耳朵,再慢慢吸出耳屎。當天尚未軟化的耳屎,或者太軟靠近耳膜的耳屎,可以下週再免費回診吸出。

回診後,耳朵、左臉、左腦以及左下顎的神經壓迫問題才慢慢開始好轉。看來真的是耳屎問題,而在資源有限的NHS醫療系統下,簡單的掏耳屎變成將近一個月的止痛、消炎藥服用療程。回想起這段時間自己吞下的藥量,仍然覺得是一場惡夢。

感謝 Noreen Wu 的Reiki傳送

休養期間曾接受 Noreen的Reiki傳送,我對Reiki了解不多,不過前兩次晚上接受1小時傳送後,隔天早上起來精神真的好很多,體力也好到可以多下床走動。

Reiki 是一種自然療法,若有興趣想知道更多的人,請諮詢Noreen Wu,按連結進入本文粉專tag的Noreen Wu:https://www.facebook.com/LondonNW5.TW

本文首次發表於2020年9月7日。

倫敦跨年 2020-2021

英國觀察&體驗

身在封鎖線第四級的倫敦,馬克先生與我很有默契的決定來場簡單的跨年。比起往常總是要多番討論去哪跨年、跟誰跨年、跨年要玩點什麼…,這次真的太輕鬆了。

低調跨年晚餐

2020 的最後一天,既然沒那麼多繁瑣的跨年準備,馬克先生興致高昂地端出拿手料理Poke Bowl (夏威夷蓋飯),壽司飯鋪上各種切好的配料,最後淋醬油加芥末。雖然作法很簡單,他還是花了一小時準備,給他來點掌聲吧。

晚餐開始我們進入整年最放肆的時間,看了一部(完全不用動腦的)歡樂電影,伴隨著晚餐後大吃零食時光,彷彿回到小時候大人不在家的自由。話說,聖誕節到跨年這段時間,的確是馬家人一年中唯一能(不被Judged) 亂吃的節慶,每年我都要好好把握的大吃大喝。

窗外的跨年煙火

今天我們兩個像5歲小孩,亂吃亂喝亂跳舞到午夜12點,直到聽到窗外煙火聲,才知道已錯過了倒數時間。此時,跟馬克先生在家看著窗外的煙火,對比著寂靜的倫敦街道,發現今晚少了跨完年後在路上大喊 Happy New Year 的倫敦人。

偶爾感受如此平靜的跨年,其實還不錯!

2020畫下句點

疫情籠罩的2020,也許讓我們都在不同程度上跟自己的情緒更靠近了,2021年的第一天,我想在此跟大家分享兩個工作坊中聽到的好問題:

What have you learned about yourself during 2020?

What would be the new experience that you haven’t enjoyed?

感謝 2020讓我學到跟馬克先生和平的長時間在家獨處,體驗到各種不同情緒探索的享受,終於可以大聲對情緒說出:我其實沒那麼討厭你!

新年快樂。

倫敦生活2020 – 社交網路成癮的安裝與卸載

異國生活, 英國觀察&體驗
Man standing in front of Stop

今年疫情之下封城鎖國,加速歐、美全面擁抱線上化生活型態,連跟朋友喝杯咖啡、參加派對、夜店跳舞這類體驗型活動,皆轉為線上。很好奇有多少人會認為今年已不幸升級為社交網路成癮重度患者?

今年生活在台灣是一件幸福的事,疫情控制良好的環境下,生活型態改變不大。但生活在歐、美的人則體驗很不同,尤其是對網路以及社交媒體的依賴感上,或許比往年更深。

社交網路上癮的安裝程式

投入社交網路,是我今年生活最大改變之一。疫情之前,原本對網絡、社交媒體很克制的人生,完整被現實推翻。

這一年90%以上醒著的時間都活在線上,不誇張的日常生活模樣變成:線上瑜珈、線上會議、線上coffee chat、線上派對、線上合作接洽、線上工作坊、線上家庭聚會、線上慶生…,即使在不需通過網路跟人互動的時間,也依賴著各種APP進行作業。

了解安裝程式嗎?推薦Netflix出品的<The Social Dilemma>

最近Netflix有部很紅的紀錄片 <The Social Dilemma>,詳細說明社交媒體的商業模式,及其如何勾住使用者心理,形成上癮迴圈的運作方法。這個極度重視演算法的商業模式,通過蒐集並分析用戶的使用行為,去創造“更方便”用戶上癮的使用模式。上癮後,用戶不自覺地交出自己喜、怒、哀、樂的權利,為該商業模式提供永續性的盈利。

社交媒體上癮,應該早已是現代人的通病。除非生活在網路不發達的地區,否則上癮只是程度大小之別罷了。然而今年疫情之下封城鎖國,加速歐、美全面擁抱線上化生活型態,連跟朋友喝杯咖啡、參加派對、夜店跳舞這類體驗型活動,皆轉為線上。很好奇有多少人會認為今年已不幸升級為社交網路成癮重度患者?

新型上癮行為,你有發現嗎?2020年的社交媒體上癮

過去,談到社交網絡上癮,可能聯想到的是那些經由社交媒體,展現自己生活的使用者。這點今年有所不同,當現實生活受到外在約束,只能通過社交媒體與人互動時,上癮的使用者更加普羅大眾,上癮的行為更多出現在溝通片斷化的人際關係焦慮上。

試想,過去整天對著電腦完成工作後,下班可以跟同事、朋友走進歷史悠久的pub or bar喝一杯,享受一段放鬆的相處時光。現在,你只是換個Zoom會議入口,繼續坐在電腦前跟朋友喝一杯。突然,A朋友笑話講到一半掉線了,只好拿起手機What’sApp他,跟其他人邊聊邊瞄手機等他回應。接著,B朋友畫面突然定格了,幾分鐘後你又要拿起手機Message他。最後,發現自己網路不穩時,放下正要啜飲的酒杯,對著麥克風大喊“Hello?”。整個聚會中,你對網路、社交媒體的穩定度依賴,已經大於對朋友的情感依賴。

你對自己的上癮行為知多少?

頻繁仰賴社交媒體與人連結的生活,很容易沒察覺到自己的上癮行為,例如:瘋狂查閱社交媒體、期待下一封訊息、焦慮不想看到的訊息。因為,社交媒體給人一種 “需要期待下一個” 的錯覺,總想再往下滑瀏覽新頁面、點開通訊軟體等待下一個訊息、右滑交友軟體期待下一個配對。面對社交媒體右上角那個小紅點,有人害怕未讀數字持續飆升,有人每天期待它的出現。無論如何,你還是會忍不住想要點開它,即使只看是誰傳的。

每個點擊瞬間都在切換著你的感受,讓你在期待後踏入驚喜與失望的情緒中徘徊,不管你在互動關係中是主動者或被動者,在社交媒體的世界中,你永遠處於被動者情緒,因為都必須面對著社交媒體,等待。

針對這個以上種種問題,< The Social Dilemma> 片尾建議觀眾盡量使用付費產品,保護自己隱私權,拒絕上癮商業模式。在這裡,我想提供另一個方法,是學會coach自己的情緒。

社交網路成癮的卸載程式

等待中的你,抱著什麼情緒?

“想要” 點開看下一個訊息的時,是什麼情緒在催化著這個念頭與行為?記得,這個問題請身體與心理作答,而不是頭腦。

上篇文章提到自我情緒教練的四個步驟,最近順利應用在社交媒體成癮上,以下分享自己的真實案例:

問題一:現在的情緒是什麼?

失望(disappointment) 接著憤恨(resentment)

問題二:現在感受什麼情緒,能幫助我呢?

平靜 (peace) 、無憂無慮(carefree)的放假

問題三:閉上眼經感受平靜與無憂無慮的放假吧,這是什麼感覺?

我感到速度放慢,覺得自己沒有任何義務與責任,去多做任何一件事情。沒有急迫感,覺得一切都很好。

問題四:張開眼睛問頭腦,現在你看到的問題是什麼?

我看到自己社交媒體上癮:生活忙碌的切換在不同平台上、辦活動就想看有多少人會參加、發布文章又想看點閱量、跟別人私訊常沒耐心地想快點把事說完。把生活排得很滿,同時期待所有事情都要順心如意。

Take a break from clicking and checking

這有點像是小孩子拆聖誕禮物,如果每天24小時都是聖誕節,不但拆禮物的驚喜大打折扣,對禮物挑剔的感受也會越來越強。我意識到自己需要放假的感覺。

據此,我的行動方案是:放假。大幅減少點擊社交媒體的次數,每次給自己30分鐘完成所有互動,至於未完成的互動,可以跟對方說:如有你有任何問題,請直接打給我。

放假感”比約束感更討喜

在這裡,我用的字是放假,不是規定或者不允許自己要做什麼。所以,每次不點擊的 “放假感”,抵消了上癮的 “假需要感”,解決了 “滑手機的放鬆感” 與 “不允許滑的逼迫感” 之間矛盾。

我們對自己說話時的用字,會同時生出各種情緒。嘗試順著情緒走,讓情緒幫你更自然而然的把目標完成。

寫到這裡,看見窗外的松鼠正專心的吃著手裡的美食。我們離上一次專心吃飯有多遙遠了?

對自我情緒探索有興趣?歡迎加入Women’s group團體交流,或是預約一對一與教練對談

squirrel eating on a tree

倫敦生活 – 疫情下的憂鬱與出口

英國觀察&體驗

忘記從哪一年開始,冬季參加工作坊成為我抗憂鬱的解藥之一。在工作坊的私密空間中,我聽到倫敦人真正的感受與生活狀態,取代不真實的ㄧ句 I am fine 回應, 也讓我慢慢承認自己的感受(feeling),學會有情緒(emotion)是一件不需要藏起來,孤獨承受的事。

近期英國進行第二次封城鎖國,讓原本陰鬱的冬天,變得更令人窒息。

我對倫敦生活的冬天有一點恐懼,它沒有夏夜的明亮又冷得刺骨,連擦肩而過的路人臉上微笑都變得麻木冷淡。如果說夏天的倫敦人,是穿著不同色彩的花樣男女,那麼冬天的倫敦人,則是換上深藍、深黑色的制服生。倫敦人的冬天只剩脖子上的印花圍巾以及偶爾露出褲管的彩襪,還算努力展現些微活力,像手提著一盞光線微弱的黃燈,祈禱用這點活力撐過整個冬天。

我有一點憂鬱

— 這是冬季上工作坊(workshop)經常聽到的感受,但是談論憂鬱這種個人感受,卻不是多數倫敦人願意到處分享的心情

忘記從哪一年開始,冬季參加工作坊成為我抗憂鬱的解藥之一。在工作坊的私密空間中,我聽到倫敦人真正的感受與生活狀態,取代不真實的ㄧ句 I am fine 回應, 也讓我慢慢承認自己的感受(feeling),學會有情緒(emotion)是一件不需要藏起來,孤獨承受的事。

第一次在工作坊體驗到承認感受、學會承認情緒的存在以及去認識它的重要性,要感謝A同學。

A同學是位說著標準BBC口音,言行舉止很明顯說明著他是位成長於私立學校、畢業於知名大學並擁有高級主管頭銜的英國人。他聰明、幽默風趣、反應很快、性格外向,一開始就留給大家好印象,也很積極回應引導者(Facilitator, 工作坊中扮演類似導師的角色,多以互動、提問,少以單方傳授知識等方式引導學員的學習。)的提問。


“絕大部分的時候,我們都是帶著情緒去做決定、採取行動的….”

這天,引導者正在說明情緒認識的重要性,此時

A同學舉手:不好意思打斷你,但我不認同。我認為自己是個可以把情緒控制很好的人,不會讓它影響到我的決定。

引導者問:你認為這是真的嗎?

A同學邊幽默邊進入辯論語氣:Well, 真、假是個難解的邏輯題。但是我可以告訴你,在我成長的過程中接受到的教育,幫助我很有效的控制自己的情緒,像是生氣,我也不會大聲罵人,並沒有讓生氣的情緒,影響到我想罵人的決定。

引導者問:現在你正試著說服我的當下,有什麼感覺?

A同學:…….,我現在是有點情緒沒錯,因為我覺得你質疑我對自己的認知。我想我有點生氣。

引導者:你會生氣啊?那恭喜你,你是一個正常人沒錯。

A同學大笑:天阿,我剛才好像真的讓情緒幫我做決定,因為我在有點生氣的瞬間就開始進行諷刺性辯論,沒有想過也許我可以有別的反應。而且,我以為自己把生氣控制得很好,因為沒有大聲罵人,但事實上,我在對你諷刺性辯論的同時,你已經覺察到我生氣了。所以,其實情緒並沒有我想像中被控制住。

引導者:恭喜你,現在你是個有覺知的正常人了!


這是多年前剛開始參加工作坊時,作為旁觀者看著所謂 “成功人士” 、“社交高手” 對自己情緒的認知過程,當下讓我意識到好多層面的自己:

  • 原來我有這樣的認知:成功人士、社交高手代表他情緒智商很高、很會控制情緒的人懂得跟情緒相處; 
  • 原來上述這些觀念都不完全是真的;
  • 原來有情緒是一件多麽平凡的事情; 
  • 原來他的問題看似愚蠢卻很真實,這種真實反映出我抗拒面對的自己;
  • 原來當我面對真實的自己,才能覺察到改變的可能。

而在大家面前扮演丑角,真實演出一齣從無知到覺知過程的A同學,不但沒有因此被看低,反而贏得認同。因為他的演出,讓大家學到重要的第一課:

“你有情緒啊?恭喜你,你是個正常人沒錯!”


參加工作坊是我對抗憂鬱的出口,它不但幫助我的感受、情緒得到更多理解,也讓我學習用更健康的方式去看待既熟悉又陌生的情緒。

通過工作坊,我開始跟更多“真實的”倫敦人相遇,天氣、交通、旅行、美食、酒吧這些“正常”的話題減少了,生活、感受、情緒、困惑、內心想法、掙扎、討論的“不正常”話題變多了。當這些不正常的話題被不同社會角色的人訴說,我才知道不是自己 “太敏感”或“太脆弱”,而是這個需求早已存在各行各業中:醫生、律師、法官、演員、各種高階主管、作家、家庭主婦、老師、銀行家、網紅、建築師、教授、國際組織成員…。

“你不需要自己把門關起來生氣、難過、恐懼,因為這不是你獨有的感受,也不是一件孤獨的事情。”

— London NW5/麵包不能當主食

今年我開始做Women’s group,也是希望提供說中文的女生們有同樣的環境。還沒準備好在群體中分享的人,也歡迎與我聯絡,進行一對一的情緒認識教練服務

英國婆婆X台灣媳婦 [我的英國婆婆系列]

英國觀察&體驗

有時候,

需要冒了一次險,

才會發現事情沒有想像中可怕!

婚後搬到倫敦的第一年,生活對我來說是身兼數職。工作、社交、顧家、顧自己、當個有趣的人妻、與夫家相處融洽、融入不同文化、更深入使用異國語言、再深入涉略並能對各國政治、經濟、歷史、文化、藝術….等議題表達見解。

婚前曾經愛看紀錄片探索不同議題的自己,婚後頻頻出現學習恐懼症,也因此才意識到婚後要學的事比到英國讀碩士更多

然而,即使更努力,這年反而陷入一種表達能力變差的錯覺。跟老朋友溝通時,頻頻卡在我的談話內容太廣或太深; 跟新朋友溝通時,似乎不是自己對話題懂得太少,就是別人對我的文化了解有限。終於,要爆炸之前,我決定找婆婆去喝杯咖啡,先著手改善夫家頻繁相處問題

很感謝當時婆婆沒有拒絕我的要求,畢竟我是她生平第一個要求單獨見面的daughter in law,加上我們之間的文化差異,她應該對這個邀約感到很不自在。記得向婆婆提出邀約時,連馬克先生都為我捏把冷汗,他說自己家人很英式,所有涉及情緒或私人議題,大家都距而遠之

第一次跟婆婆喝咖啡時,我希望建立直接溝通習慣,目的不是要遊說她,而是要向她表達我真實的情況與感受。我承認,見面前蠻忐忑不安,不知道話要說到哪裡對於講究 “appropriate” 的英國婆婆才算合適。見面後,婆婆一如往常的閒聊…

「Oh, 今天天氣真好啊,你知道我剛在路上遇到誰嗎?….」

「什麼?不可能吧?你遇到…」

「真的, 他….!然後我來的時候,發現路上車真少,最喜歡週日早上出來喝咖啡了…」

「對啊,真的很寧靜呢!」

「我告訴妳,昨天我去V&A看展,真的不錯……,妳們兩個什麼時候要去看?」


眼看這樣閒聊就快過了半小時,只好在她話題轉換間那一秒,直接切入令人不安的家人議題…

「婆婆,妳知道我今天是想跟妳聊一些事情吧?妳介意我直接說嗎?

「Oh? 什麼事啊?請說。」

我觀察到與家人互動中’對房間大象視而不見的模式’,也意識到自己的文化隔閡無法總是讀懂話中話,這也許並非馬克與我最喜歡的家人相處方式。」,「事實上,我們都喜歡跟你們相處,但都不喜歡家人間必談敏感話題,再背後抱怨的模式。」

我直接說出重點,雖然沒點出馬克兄弟與老婆們聚集的話題之一,就是大力抱怨公婆多難相處。話一結束,婆婆的語速突然慢了下來,似乎需要點時間去process這個資訊。

「恩,我跟你公公都生長在大家庭,從小受到的教育是隱藏自己需求,家人間避談任何不悅的情緒問題。這的確是我們比較熟悉的相處方式。」

「婆婆,其實馬克是個很敏感的人,所以這些隱藏情緒與避而不談,對他與婚姻都造成很多影響。我這麼說,是因為我們真的希能至少跟妳與公公擁有誠實溝通的關係。」

「我很驚訝聽到馬克的敏感,但想想似乎真的是這樣。我跟你公公也討論過,也許把馬克兄弟們從小都送寄宿學校,更壓抑了男孩們的情感與表達。」


就這樣,我們談了一個多小時的情緒與家人相處問題。婆婆離開前,說很高興可以跟我這樣對話。於是,每當家人相處出現問題,婆婆就會被我約出去喝咖啡(可憐的婆婆)!

對話,為我們帶來了什麼?公婆的個性與做事方式當然不會因為一次對話就大翻轉,因為對話是為了增加了人與人之間的連結與親密感,不是為了改變對方。然而,真正的改變是,婆婆從來沒拒絕過喝咖啡的邀請,她與公公變得喜歡跟我和馬克先生分享感受,及(過去從沒跟任何人提起的)成長往事。漸漸的,我似乎從一個嫁入的女兒,變成一個能分享感受的女兒,當然這也讓我在公婆相處上感到更輕鬆,不需要再過度猜測他們到底想跟我說什麼?

有時候,冒了一次險後,才發現這件事根本沒有想像中可怕!

在異國婚姻中的妳,也有許多溝通上的疑問嗎?歡迎加入Women’s group 與我們一起分享、討論。也歡迎與我聯繫,我將運用教練方式,協助妳找到開啟溝通的方向。

泰德現代美術館特展:安迪·沃荷不只是普普藝術?

英國觀察&體驗

這次來分享一下近期參觀安迪·沃荷(Andy Warhol) 在泰德現代美術館 (Tate Modern) 的回顧展。為什麼特別想分享呢?因為這次的展出有別以往,更深入並多元的揭示沃荷的生平,及其對不同議題的關注,包括最有爭議的女士先生們 (Ladies and Gentlemen)。

Self Portrait, Andy Warhol

安迪·沃荷,如果你一時想不起他是誰,想想瑪麗蓮夢露那張被塗上各種顏色的臉吧! 沒錯,他就是著名瑪麗蓮雙聯畫(Marilyn Diptych)作者。當然,他還有許多知名作品,像是:可口可樂 (Coca-Cola)、康寶濃湯 (Campbell’s Soup Cans)、貓王 I & II (Elvis I and II 1964) 、骷顱 (Skulls) 、銀雲 (Silver car crash/Double disaster)、自畫像 (Self Portrait)、最後的晚餐 (The last supper)…,這次特展中都大方呈現。

Elvis I and II 1964, Andy Warhol

安迪·沃荷被譽為美國20世紀初最具影響力的藝術家之一,但除了對普普藝術 (Pop Art) 推動的成就外,他的人生亦充滿戲劇性。Tate Modern 這次有野心的展出他在不同時期的作品,企圖讓看眾覺察這位藝術家的人生經歷與時空背景,如何深深地影響其創作。

如同其他創作者,作品往往反射出作者的時代經歷與心理狀態。館長 (Gregor Muir) 在介紹影片中提到 :

“ 本次展覽,我們希望從沃荷的移民故事、性別身份、對死亡及宗教的關注,這三個層次進行審視。從本質上來說,他是通過作品的演進在尋找自己。”

– Gregor Muir

介紹展覽前,我想揭露一下自己的預設立場。對他的作品,我從來不感興趣,或許是反感他“藝術與金錢掛勾”的藝術理想,或者純粹不喜歡他的模板式編排Pop Art。因此,看完展後,仍然不喜歡沃荷的作品,但是很欣賞這次作品的呈現方式:在Tate Mordern精心安排下,似乎能感受到沃荷的冰冷作品中,帶著20世紀的文化重量,以及他風光外表下自卑的內心世界。


本次特展按時間線,劃分12個展房(展房6沒開放),每區象徵著沃荷不同時期的成就:

展房 1-3:沃荷的成功與前衛

安迪·沃荷出生移民家庭、成長於天主教世家及好萊塢流行文化興起之時。他從小對藝術有興趣並受父親存錢栽培,成功由貧窮變成名流,是標準美國夢代言人。此外,他作風前衛,鼓吹藝術商業化、作品中不避諱地呈現性、後期承認整容,雖然這在21世紀的今天早已習以為常,但在上個世紀的社會環境下,他既成功又充滿爭議。

一進門的Before and After作品,說明沃荷鼻子整形前後對比。從作品擺放在瑪麗蓮雙唇與貓王(另外兩位既成功又爭議的代表)對面,就可以看出展廳想營造的成功與爭議氣氛。

Before and After, Andy Warhol, 1961.

展房4-6:生命下一個重要階段,沃荷的‘工廠 (The Factory) ’

1963年建立的工廠,是沃荷的藝術實驗工作室+社交空間,邊創作網版印刷作品,邊嘗試不同電影拍攝方式。

Silver Clouds, Andy Warhol, 1966

此外,沃荷成功地將工廠經營成社交名流聚集之地,並在螢幕測試(Screen Tests) 計畫中,記錄下所經過的名流身影,與其他創作者製作出500部影片。影片皆以違反傳統電影刻意指導的形式,純粹記錄當下狀態拍攝。1960年代中期,工廠現場更成為一種生活藝術(Living artwork)表現,與沃荷的作品一樣出名並充滿爭議。

館內試圖營造的互動式銀雲,考慮到疫情,全部浮在天花板了

展房7: 生命的轉淚點,槍擊案件

這裡展示沃荷在工廠被女演員Valerie Solanas槍擊後留下手術疤痕的身體。受到槍擊後的沃荷變了,隨著工廠的搬遷,他宣布 ‘銀色時代已結束,我們將進入白色時代’。此後,工廠也不再對外開放,而是他專注工作的地方。

Andy Warhol, artist, New York, 20 August 1969, Richard Avedon

展房8-12:生命重啟,回到創作,探索多元議題

從展房8開始,沃荷的創作議題變得更多元化,包括充滿法西斯主義的展房8,展品有:毛澤東(Mao 1973)、錘子與鐮刀 (Hammer and Sickle) 、骷魯(Skulls)。

驚訝發現毛澤東的收藏者是 Yageo Foundation Collection Taiwan

跨性別議題的展房9,作品充滿道德爭議:有人認為沃荷本人不屬於這個群體,無法如實展現模特兒的狀態 ; 也有人認為在取名上,‘Ladies and Gentlemen’ 根本擺錯重點,只是為了用性別名義產生戲劇性的商業效果。儘管如此,館長認為在這系列畫作中,可以看出沃荷正試圖通過色彩的陳列及不同筆觸,作出更細膩的呈現。

這是近30多年來首次展出的作品,每幅皆為非裔、拉丁裔變裝皇后與變性者畫像

帶有政治、宗教、社會議題的展房10-11,陳列著自由女神 (Statue of Liberty)、列寧、自畫像 (Self Portrait)及朔造出沃荷形象的銀色假髮們。

展房12:生命走到尾聲

展覽結束在最後的晚餐 (Sixty Last Suppers),這是沃荷的遺作,也是他對信仰、死亡及慾望的探索。該作品呈現出一種宗教形象,它描述了人們的社交活動,反映出沃荷的社會意識以及工廠的空間感,彷彿將沃荷的過去與現在完整的串連在此一起。

Sixty Last Suppers, Andy Warhol, 1986

普普藝術的創作像是機器,因為過程是機械化或商業化。每個人都應該成為機器,因為機器不會歧視,因此就跨越性別障礙,去喜歡彼此。

Andy Warhol

乍看之下,沃荷的話語裡冷酷無情,又帶有點天真。但展覽看完後再回憶這句話,似乎比較能明白沃荷冷酷又天真的話語中,真正想傳達的是他內心的需求:處於同志身份尚未被認可的時代環境下,藝術創作與光環是他唯一能去爭取的事。

我們都希望被認同,無論是年齡、性別、身份、種族、國家、信仰、觀點。當認同感如此基本的內在需求一再不被滿足,對外的追求也會無限擴大。多麼簡單的道理,也是做人最難的一件事。

更多相似文章:國家藝廊32號展廳

嫁給英國人?人妻角度大不同 (純屬個人經歷)

異國戀, 英國觀察&體驗

最近疫情關係收到許多朋友問候,並好奇我的英國婚後生活。然而我發現大部份朋友對嫁給西方人有太多美好想像,在此對常見問題作分享。

西方人婚後獨立於夫家?

婚前

我向馬克先生多次詢問過他與家人相處情況,他說:“Oh, 我們家四兄弟各自興趣愛好不同,住在不同城市及國家,父母則思想太傳統,別擔心,你不會需要跟他們常相處的”。

婚後

(也許是我們對家人們太友善,或是馬克先生婚後變了)各種聚會要出席,包括主要節日:所有孩子們的生日party、孩子們在學校做為主角的戲劇演出、遠房親戚過世的葬禮、遠房親戚結婚十週年party、每次兄弟們或爸媽生日party…等。

次要活動:隔週末跟父母吃餐飯、有突然來訪倫敦的親戚們至少要去喝杯酒、陪公公看足球、定期跟住倫敦郊區的小叔一家聚餐、大哥在倫敦工作的女兒及未婚夫聚會…。

總得來說,我工作之餘的時間與聖誕假期,差不多一半會充斥著家庭社交活動。

英國家人對其他膚色接納性如何?

婚前

婚前多次見過主要家人,互動良好,但我察覺到自己似乎是唯一不同膚色的人。馬克先生維持他一貫答題方式,告訴我 “別擔心,我們家人都很liberal,喜愛不同文化的人,你看三弟娶了美國人現在還定居美國呢”。

婚後

Well,只能說見過很多遠房親戚朋友後,只有我跟另一位女士是不同膚色,而她是在英國長大。

至於不同文化接納度,英國人還是喜歡自己做事的方式,對亞洲文化的認識侷限在閱讀過的報章雜誌,或是因公出差時對亞洲國家接觸印象。

西方人的家族觀念不深?

婚前

馬克先生說 “只知道爸爸祖先好像有源於蘇格蘭,外婆是愛爾蘭人。但家族這種事我們家不那麼在乎的”。當時也問過公婆,他們都說“沒關係,以後再跟你慢慢說”。

婚後

婆婆向我介紹了整個公公家族史,包括公公的爸爸曾是政治人物,以及思想傳承到公公後,哪些習慣與思想傳到馬克先生這一代。最後,她還給我一張龐大的家族樹(當下真想捏死馬克),說這樣方便我記住大家的名字。

這是我第一次意識到,也許嫁給英國人,是有可能嫁給一個龐大的家族歷史。

英國首都倫敦擁有世界美食,英國人喜歡異國料理嗎?

婚前

第一次跟公婆見面去義大利餐廳、第二次去日本料理、第三次去印度料理,兩位不斷稱讚各種中國旅遊時吃到的美食。

婚後

無論是去吃義大利餐、法國菜、日本料理、中式料理、印度餐廳,公婆只有一個反應 “哇,這個菜單看起來很多美食,請給我一份鮭魚排配燙菠菜吧”。

事實上,除了英式烤馬鈴薯配花椰菜+雞胸肉這道菜外,他們幾乎只吃鮭魚配菠菜。其他家族成員們的口味也差不多是這樣,即傳說中的being particular。

英國老公紳士形象婚後維持度高嗎?

婚前

說話、做事都顧及禮儀、維持斯文形象,還帶點小害羞。

婚後

紳士形象大破滅:在家是噪音製造機、一起外出散步我像在遛狗。馬克先生喜歡拖著我往前快走,他認為散步要快走才能達到運動效果。

英國公婆,年邁獨立不依賴?

據我所知這跟家庭背景有關,例如:是否有宗教信仰?是否屬於家庭觀重的種族?…等。

我公公退休早,加上公婆兩人都是社交狂,很會把生活排滿滿。每天行程圍繞在高爾夫俱樂部、橋牌俱樂部、讀書會、下午茶會、看戲、看展、看足球等,一年會安排幾次長途旅行,基本上不會黏著孩子不放。

但是,他們喜愛並重視跟家人互動,會經常約我們看展、喝下午茶、吃飯等,也會因為兩週沒見到面有點在意。生活上的獨立性是很高,而心理上的依賴性也不低。

英國人的下午茶習慣?

這點結婚前、後是一致的。夫家習慣於下午三點半到四點喝下午茶,晚上六點才能開始喝第一杯酒。

我在婚後聽到一個有趣的資訊,猜想也許跟夫家下午茶時間表的形成有關:公公退休前每天早上五點起床去游泳,六點半進公司,下午三點半左右到家。到家後,就是他與家人放鬆相處的時間。

以上是我的婚姻生活觀察,也歡迎大家在下面留言,分享自己不同的體驗。

英國國家藝廊 (The National Gallery) 32號展示間,紀念一下歷史性的2020

英國觀察&體驗

疫情之前,看展幾乎是我在倫敦生活的主要休閒活動。喜歡週末跟馬克先生悠閒地坐公車去藝廊/美術館,逛完找間咖啡廳坐著看路人,度過養眼的一天。

疫情之後,雖然各大館紛紛端出線上化展覽功能,仍然缺少現場觀看氛圍,以及與工作人員討論作品的滿足。因此,英國再次宣布封鎖之前,我們猶豫不決地選擇逛了一次國家藝廊,以及泰德當代美術館Andy Warhol展。

今天想來分享英國疫情放緩期間看展體驗,以及參觀國家藝廊的新發現。


在幾次看展中發現:面對疫情,雖然英國政府應對速度緩慢,倫敦各大館卻改革飛速。

以往對大眾開放的美術館、博物館、畫廊…不僅展覽加速線上化,線下參觀亦皆改採預約制,無論是否看特展,都需要上官網預約入場時間(目前都關閉至12月2日)。

當天若提早到,需在外面排隊等待。入館後會發現到處設有乾洗手液設備,熟悉的捐款箱不見了,只見類似手機的電子捐款機。在預約制人數控管下,熱門的國家藝廊,有別以往遊客充斥的擁擠,館內參觀變得格外空曠。

此外,動線上的規劃改變了參觀節奏。大家按地上箭頭方向前進,搭配工作人員指引,每人都享有足夠的空間與時間,好好欣賞作品。走累了,展示間中的沙發仍可使用,只要保持好安全距離。

第一次在國家藝廊如此放鬆的參觀,走到32號展示間坐在沙發上感受這種新的體驗時,突然抬頭看到2020。為什麼牆壁上寫著今年年份?

圖片來源:The National Gallery

工作人員告訴我:因為本展示間在今年重新整修,而每個主展間兩側上牆都會標示最初建造年份以及最後整修年份。

參觀這麼多次,竟然從來沒發現這件事。人生真奇妙,每天都至少有一件新的事情可以學,關鍵在於是否覺察到。過去參觀總是忙著欣賞看不完的作品,慢下腳步後才覺察到作品不僅是展示間牆上懸掛之物,整個展示間的歷史本身也是個作品。

32號展示間上,記錄著歷史性的2020,當全世界的人都經歷這次疫情,擁有不同的共同記憶。或許下次你再踏進國家藝廊,疫情已被穩定控制。但當你走近32號展間,抬頭看到2020,是否會想起這一年的抗疫生活?

後記,以為這次不用跟遊客擠著看梵谷的向日葵,沒想到它竟然在疫情期間旅遊,被安排做巡迴展。疫情之下,覺得人類真是渺小。

加入臉書社團,與我們一起分享未來全人類記憶中,最有重量的2020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