異國生活必修課-面對焦慮的4部曲

獻給異國生活者、家長、人生被情緒鬼打牆的戀人們、員工們、主管們以及有習慣性焦慮的朋友。 異國生活中,無論語言能力多好、適應能力多強,難免遇到各種新挑戰。沒有人在降落之前就能搞懂所有文化差異、當地法規、相處之道,焦慮的出現是必然的。 無所不在的生活焦慮感 繼上週分享在倫敦生活,面對憂鬱參加工作坊的經驗,收到讀者私訊提出焦慮問題。對話後發現焦慮情緒在異國生活中的存在,遠比我預期更多(當然不僅限於異國生活)。這週分享個人面對焦慮的日常方法,同樣適用於其他情緒引導上,希望對大家有幫助。 在你想翻白眼之前,請再往下看兩段 分享方法前,我先承認自己過去不是個願意面對情緒的人,完全能理解看到情緒引導字眼,就想翻白眼的心理。 面對問題,我是個擅長用頭腦解決的法律人,這個特質曾經令我引以為豪,也偶爾為人際關係帶來破壞性的結果。很會收斂情緒的我,對別人的情緒表達難以理解,經常在家人、同事、朋友對我表達情緒時,會刻意忽略、反抗、甚至一針見血的攻擊對方。 曾經有位同事,在我面無表情告知她合作項目中待改善之處後,當場崩潰大哭。印象中,我認為她的反應很戲劇化,只冷冷說一句:“你不需要那麼誇張吧?改進就好了,加油!”。 可想而知,她在接下來的合作中對我很懼怕,互動當然不太順利。但是,我完全沒有自知之明,甚至天真的認為 “如果全世界的人都可以沒有情緒,這個世界就和平了”、“或者讓機器人統治人類吧!”。 大家都說要理性溝通,你有懷疑過它的效果嗎? 直到異國婚姻+異國生活衝擊,跟一個活生生的人住久了,情緒開始不受控制的跑出來。同時,意識到過去熟悉的理性溝通,似乎讓感情薄得壓抑、冰冷,一種很強烈的阻礙感壓在心裡 、 “ 我們已經理性溝通過了呀,到底是哪裡出了錯?” 這個疑問不斷旋繞在腦裡,才讓我開始懷疑理性溝通是否真是正解。 情緒,是人類的基本組成要件 回顧過去,發現自己善於理性溝通的根源,在於我不了解、害怕、更不願意去探索人類這個有機體的基礎結構 – 情緒。 今年參與的教練課不斷在談情緒(其實報名時以為是要學如何教練別人的情緒),過程中不斷體驗到自己面對情緒只想逃走,不想探索的被動反應。然而,成功的教練要擁有教練自己的能力,只好默默地開啟自我情緒教練第一篇章。結果…令我相當驚豔。 在此,我想以一位曾經拒絕情緒存在的理性主義者,分享近期正在服用的情緒教練方法。 服用詞彙 “ 情緒靈敏度(Emotional Agility)” – Susan David 這個詞在管理界不算新鮮,哈佛商業周刊早於2013年即發布文章,指出:Effective leaders don’t buy into or try to suppress their inner experiences. Instead they approach them in a mindful, values-driven, and productive way – developing whatContinue reading “異國生活必修課-面對焦慮的4部曲”